我初中是在北京31中念的。31中位于电报大楼南面300来米的一个胡同里,是
  很一般的中学。和北京其他这个档次的中学一样,31中里也是各种各样的学生都有
  ,有特爱学习的,有特爱踢球的,有特爱泡妞的,也有特爱打架的――总之,就是
  很一般啦。但是,这是不把我们91年入学的这一届算进去的说法。我们这一届,尤
  其是我们班,实在不是一般的变,不仅变,而且还有一种特殊的氛围,是本来正常
  的人也不知不觉的一起变。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因为初中生的价值观还非常之不
  稳定吧,容易受不良影响吧。
  先讲讲初中时的我吧。
  37、8度的时候拿瓶啤酒蹲马路崖子――为了TK骑车的姑娘们各色的小内裤。那时
  还喜欢玩跟踪,有一次早上上学时,突然瞥见一个奇漂亮无比的姑娘,长得俨然就
  是CAT’EYE里的瞳子,于是在她后面跟了1个来小时,上学都迟到了。还曾经和狐
  朋狗友一起去一个机关,去TK女兵们洗澡^0^。
  
  
  
  
  那时经常耍点小聪明,犯犯坏,给自己赚点小外快。我曾经发明把学校壹角和五分
  的两种菜票(都是一种纸,一个颜色的)从中间剪开,取壹角的“角”那部分和五分的“五”那部分,粘成五角的菜票来使(壹角、五分、五角都是一种纸,一个颜
  色的),此举风靡全班。曾经跟朋友在学校里调查低年级早恋的,然后威胁他们,
  说要告老师告家长,等他们害怕了向他们要封口费。还在晚上和一帮人去过天坛,
  专逮那些在树丛里XX的,威胁要把他们送派出所,勒索一点钱。还和别人在一家个
  体鞋店前磨一个下午,让人家做不了生意,最后那人只能以5块钱卖我们一双200来
  的皮鞋,好打发我们走。
  
  
  
  
  
  
  
  
  
  
  
  
  一次,王某在楼里的WC大解,方便完之后,突然冒出灵感,把大便涂到清洁厕所用
  的拖把柄上,结果清洁卫生的大妈打扫厕所时就¥#*&,气得她找校长要辞职。 这件事在学校里闹得很大,但不久校长就找到王某的头上了。尽管没有一个人看见
  他做这件事,他也没告诉别人,但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么恶心的事只有他能干出来
  。这件事没这么就完了,当几个礼拜后人们都忘记了这件事时,有一天楼里2楼的
  男厕所被发现在每个坑里都投了4、5颗砖头,自此这个厕所就被停止使用了……
  
  
  只有一次,他做的事让我们一致叫好。那次他和他的一个朋友在学校附近的一个胡
  同里看见一个卖葡萄的,于是他俩一个凑过去和卖葡萄的乱侃,从两伊战争到亚运
  会到六4到南方发大水全侃遍了;另一个就在掩护下偷葡萄。结果那天下午,他俩
  拿来了十几斤葡萄给大家吃!――真不知卖葡萄的为什么没发现,还有他们是怎么
  把葡萄拿回来的!!!!!
  
  
  
  
  
  
  杨某和我交情不错,我俩是同桌,那时都做在教室第一排。这逼上课经常把短裤撸
  到大腿根,来挑逗附近的女同学和年轻好欺负的女老师。他还拿过一个试管,里面
  装满了不知哪里来的一堆精液,把试管的另一端也封住,然后在女同学和女老师面
  前晃来晃去,还问她们里面是什么。这家伙还喜欢自虐。那阵流行看《终结者2》
  ,于是他把自己的左眼睛打得淤血发紫,学电影里裸露出一只机械眼的施瓦辛格;
  
  
  
  
  后来我考上了西城区的一个市重点高中,那里全是好孩子,我就算想像初中那样也
  没人附和;也可能是因为年纪渐长,越来越懂事理――反正我变得越来越老实,已
  经和初中完全是两个人了。现在虽然庆幸自己的转变,但还是挺怀念初中的时光的
  。在大学即将毕业之季,写次文章,既供大家娱乐,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总结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even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