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yaxunyou 楼主
  2017年3月2日,王春丽经介绍在一个名为“东北亚北方商品交易中心”(下称“亚商所”)的“现货电子交易平台”开户,并陆续入资70万。
  王春丽并非个例。7月初,上百名投资者举报亚商所,称自己被“带单老师”领着,在类似期货的电子盘上进行“买涨买跌”的对赌,结果血本无归。
  △亚商所位于齐齐哈尔皮革城中
  王春丽今年51岁,家住北京顺义,是一位“股龄”16年的股民。2月,她在浏览网上一篇股票文章后,在微信上添加了文中一位自称张监新的“股票分析师”。
  亚商所网站显示,公司2014年注册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是“经黑龙江省政府正式批复、国家工商总局注册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去年8月正式上线运营。
  该文件要求亚商所“不得采取集合竞价、连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交易”、“任何投资者买入后或卖出后买入同一交易品种的时间间隔不少于5个交易日”、“不得以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不得从事期货、保险、信贷、黄金等金融产品交易”。这些要求,与目前国家对于交易场所的两个基本规范文件――国发〔2011〕38号文、国办发〔2012〕37号文相一致。
  3月2日,王春丽在亚商所开户。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她一步步陷入血本无归的境地。
  王春丽的交易账户显示,她属于亚商所215号会员单位――广东政宏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位于广州。
  叶东曾是亚商所一家会员单位的员工,他说,通过向客户推荐股票来“切入”现货产品,只是会员单位的常用套路之一。
  进了公司,叶东发现自己的主要工作,其实是伪装成女性身份,通过微信添加陌生人“聊天”。
  叶东的工作就是通过多开软件,用公司获得的电话号码或“附近的人”添加微信用户聊天。
  为吸引客户开户入资,业务员会编造各种说法,比如会说“如果资金达到80万,您就属于VIP客户,就会配备首席分析师指导操作。”
  “所谓首席分析师,就没有,只是一个噱头。”叶东说。
  “喊单”与50倍杠杆
  开户当天,一名“操盘部老师”加了王春丽微信好友,自称姓李。当晚8点,王春丽在他的电话指导下,开始第一次交易。
  亚商所招商人员谢晓玲告诉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亚商燃宝”就是原油。几个月前,王春丽看到该商品名字还叫“燃料烃”。
  叶东提供的材料里,现货交易被介绍为“双向交易”可买涨或买跌,并通过保证金的杠杆机制,以小博大;当天可无数次买卖,且无涨跌停板。
  在亚商所的杠杆机制下,王春丽的资金被放大了50倍。她用5万元作为“保证金”,实际操作着266万的做空交易,并支付着杠杆后金额的万分之十二、约3200元的高手续费。亚商所资料显示,手续费由平台和会员单位分配。
  晚上9时,王春丽将5手仓单全部平仓,以265万多的价格将商品“买回”。一卖一买之间,赚了1万多差价。
  初尝喜果,让王春丽完全忽视了潜伏的风险。
  第一单赚钱后,李老师鼓动王春丽追加资金到100万,成为VIP客户。
  这天晚上,王春丽听从李老师的指导,重仓买跌“工艺银条”。但当晚行情上涨。8小时后,她亏损23万后平仓,外加手续费3.5万。
  亚商所平台能当天对同一商品买进卖出,是被立项批文中严禁的“T+0”交易模式。对照国内股市,为了防止过度投机,沪深交易所实行“T+1”交易制度,即当日买进的股票,必须要到下一个交易日才能卖出。
  深夜,丈夫在卧室睡觉,王春丽在客厅“操盘”,“跟小偷似的”,她事后说。
  从第一次加“李老师”为好友起,王春丽的微信系统就不断提示:“对方账户存在风险,请勿向对方转账”。
  虚拟外盘下注对赌
  既无原油经营资质,亚商所招商人员口中的“原油”指的究竟是什么?王春丽在长期观察后发现,“亚商燃宝”的行情走势,与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原油期货(下称“美原油”)十分相似,两个盘面的走势图叠加后,基本重合。
  但根据省政府批文,亚商所并不具备期货交易资质。
  今年3月,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下称“清整联办”)曾下发文件,称有交易平台以原油、贵金属等为合约标的物,“参考国内外市场价格甚至虚设价格行情,对价格涨跌下注对赌。”
  王春丽说,她一般在晚上盯盘,因为白天盘面没什么波动,一到晚上,就变得活跃起来。这刚好是美国的白天交易时段。
  另一边,牛道公司里的一些说法,让叶东越发觉狐疑。
  叶东奇怪,公司在培训时,让员工告诉客户的说法是“准确率在85%左右”。
  在一次会议上,公司老总对一个团队总监提醒道,经他计算,这个总监已经赔了十来万块钱,让他赶紧“打下去”。
  一位老员工告诉他,公司其实赚的是客户的亏损。根据级别的高低,公司人员对于客户的亏损拿不同的比例,例如经理拿的是10%。同样道理,如果客户在交易中盈利,就等于公司赔钱。而老总所说的“打下去”,就是让客户反向做单亏损,把钱“打回来”。
  王春丽顿生疑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6天后,王春丽再次听从张监新喊单交易,两天下来,又损失了8万多。
  “我们招的会员都是这样控制风险,看好后台。”谢晓玲表示,资金量大的,甚至可以提前冻结账号。
  叶东说,客户在“现货交易”中亏损的钱,就是行内所称的“头寸”。
  3月17日,王春丽决定从亚商所抽身,此时她的账上亏得仅剩14万。
  “孪生”平台一起做局
  除了亚商所,另有一个“东北亚北方商品现货挂牌中心”(下称“挂牌中心”)平台。该平台与亚商所使用不同的交易软件,会员单位和客户账号也使用不同的编码,公司地点也分置两地。
  挂牌中心的市场里没有石油、白银,而是变成了珠宝、玉石、茶叶等商品,它们通过“商品证券化”在挂牌中心上市(称为“上票”),进行类似股票的涨跌交易。
  她被高利贷放贷者上门暴力讨债,导致丈夫身受重伤。而她所借的钱,全部在挂牌中心的交易盘里化为乌有。
  然而,在第四个交易日买入后,“和田玉印章(竹)”瞬间暴跌停板,当天损失1万多,而“带单老师”从此再没有回复她。
  多地警方已立案侦查
  亚商所网站上显示共有164家会员单位,大多以“商贸公司”为名,分布于黑龙江、广东、上海、浙江等地,其中14家与亚商所注册于同一地址。
  在一个130多人的亚商所投资受害者“维权群”里,记者发现至少5位成员与王春丽同样注册在215号会员单位(广东政宏贸易有限公司)。他们分别位于河南、浙江、辽宁、湖南、山东,受损金额从1.8万到33万不等。
  监管部门已注意到各地交易所的乱象。清整联办在今年初发文指出,有的地方交易场所及其会员单位交易模式普遍违规、高风险高杠杆、资金安全存在隐患、投资者保护缺失、违规宣传、诱导性交易、逃避监管等问题,“类‘二元期权’‘微盘’模式涉嫌聚众赌博,有的还涉嫌诈骗等犯罪。”
  7月23日,王春丽来到辖区派出所报案,顺义警方已受理该案。
  如果有受害者请加群648433096,群里提供免费的指导,如果有收费的请勿相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 + eigh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