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诈骗案件屡见不鲜,但作为一名国家金融单位――农村信用合作社联社的基层信用社主任却公然利用职务之便,诈骗客户210万元的案例实属罕见,而其所在单位的上级主管部门却对此熟视无睹,不去处理相关责任人,不去追究领导责任,自毁信誉,真不知信用社还有没有信用可言。
  12月30日,在陈佰波主任的“热心”帮助下,张志超以自己的房产作抵押,顺利在长安信用社贷出210万元,转到安达市秦发装潢商店刘友谊(张志超打算开餐厅的合伙人)账户上。当时,陈佰波问张志超你这笔钱着急用吗?张志超说不急,因为当时工期还没定下来。第二天,张志超将此款转存到了他之前在长安信用社的银行卡里。当时,陈佰波告诉张志超:“年末存款额度太大,会提高明年指标”。所以,张志超又按照陈佰波的要求,并在他的亲自帮助下将210万元存入了张志超在农业银行的卡里。直到2016年1月4日陈佰波又帮张志超将此款转回了农村信用社。几经周折,张志超已损失贷款利息2000多元。
  1月8日下午,陈佰波找到张志超,说要还钱。见面后,先拿出一张名为“隋凤国”的信用社卡给了张,说钱都在卡里。而当张志超拿卡后要走时,陈佰波又叫住了他说:还有一笔业务需要张志超帮忙,两、三天就还,而且两次发生的利息不用他管。于是,张志超凭着对这位信用社主任的信任,再次按照陈佰波的授意,又去找到上次那个“小胖子”营业员,用陈佰波提供的信用社卡号,将210万元打到了一个叫“王亚娟”的卡上。至此,陈佰波通过“欲擒故纵”的手段,已完全实现了他的诈骗计划。
  张志超始终也想不明白,一名堂堂国家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而且是信用社主任,能连续实施诈骗成功,背后又隐藏这什么?
  陈佰波本人曾是劣迹青年,当年在其当信用社主任哥哥陈佰军(原安达市农村信用社副主任,现交流到望奎县农村信用联社任主任)的庇佑下,混进了农村信用社,并被破格提拔为信用社主任,自此,留下了罪恶的祸根。
  那么,这些年来,陈佰波经济收入反常,所掌管的单位经常出现财务漏洞,常被他人追讨债务的现象其单位就没人掌握吗?当然有,而随后的就是领导的包庇、哥哥的袒护,并且带病提拔,使之一步步走入犯罪的深渊。
  陈佰波作为基层信用社主任,所作所为完全代表信用社,信用社是必然的责任主体。更让人心寒和气愤的是,在张志超210万元因信用社内部问题所造成并无法追回的情况下,安达市农村信用社非但不去主动承担责任,解决问题,而是遮遮掩掩,刻意回避,等同于局外人。请问张志超从信用社贷出的210万元,一天没用,就被信用社主任骗走,贷款谁来还、利息谁来付?
  人们相信,纪检、监察等有关部门一定能倾听一个受害者的沉痛呼声,介入这起案件的调查,查处内部隐藏的腐败问题,保护群众利益。
  人们更相信,公平正义终会到来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8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