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女人且作为一名还算本分是生意人,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这“无良商家”会冠在我头上。回头想想这整件事,一种荒诞感便无可遏制的涌上心头。
  不久后的早上那人就来到我店里,叫骂:“你这瓜婆娘,老子来你这拉6包腻子膏,结果做了全有问题,不是这里落,就是那里翘。你日妈的是不是存心坑我?”我一愣,说:“不可能吧?我们这全用的这个,没听哪个说有问题啊!你仔细回想下是不是你哪道工序做错了?”那人却跳着更高了:“就是你那东西有问题,我做这个的可不可能出错按?”我想我只是经销商,到底是不是材料问题我也不懂,只有找厂家。便对他说:“你先别闹,我给你联系厂家,到时候厂家会来人检验的。”“我给你说,我不得要你找厂家,我要去工商所告你们卖假货。”恰巧我老公送货回来了,老公听后边往店里走边说:“嗯,你要找厂家还是找工商所随便你吧,找厂家我们帮你联系。”没想到那人跳起来指着我们就说:“你信不信老子把你这个店都砸了。”然后便冲到我家里来打我老公,我一看势头不对便边趴头给他找电话本边对他喊:“我老公脑壳有病,你莫刺激他,我马上给你找厂家。”等我抬头时,那人便骑在摩托上说:“你们给我等到,你们打了老子,老子马上找人来收拾你们。”没过几分钟对方便来了5,6人,1人顺手抄起我们放在外面的木条,挥舞着威胁我们,另外几个人就过来拉扯打砸我们,我老公见此场景顿时就红了眼,随便捡了个砖头就像他们砸,我看他神色不对,怕真闹出啥事就过去抓他,刚碰到他的手就发现他手冰冷,这次我真紧张了,95年老公犯病时也是这样,还好此时邻居老太魏大娘和曾氏夫妇来了,帮忙把那些人拉开,对方却掏出手机给派出所打电话,说:“你们派出所还不来,我们这人都要被打死了,你们派出所办事是不是这么没效率,按?”没过多久便来了几个min jing,就问了我老公和打人的人在哪打的人,就硬让我老公带他们去医院检查,12点左右他们回来了,说除了软组织有点损伤,其他没啥问题,医院也开了相应的药物。这时,正在装修房子的杨皮匠好像听说了这事便走过来圆场,说:“哎呀都是熟人得嘛,街里街坊的,低头不见抬头见,这事是误会,误会。既然事情解决了现在是中午了,我看你们去吃个饭,这事就算完结了涩。”对方却说:“不吃了,我们自己回去吃。”那时候我真的以为事情就这么完结了,现在想想,我太天真了。
  第二天我老公还是没有被找到,我就打电话给三表哥:“三哥,你喊马玉兵,王九娃去把你表弟找到,我照顾你表弟这么多年,连句重话都不敢说。他们跑到我们家打人,还逼我们这样那样,这下人跑了,你说我怎么办嘛。”好像对方听到我们家人不见了,便再也没有来找过我们麻烦。

  事情又平息了一段时间,7月的一个晚上,镇上的一个叫李隆明的律师多次打电话给我,叫我出去协商。我说在外面吃饭,他却说让我吃完饭去也行,他在xx茶楼等我们。大概10点左右我们吃了饭他又催,我就带我老公去见他。
  回家后我女儿说:“那个人的司法鉴定是不是真的还是问题,你们两口子太老实了,他为啥不要你看前面,你看嘛,这个西科大司法鉴定中心是2011年才有资格鉴定的,而且之前它就给人家鉴定出错过一次,然后委托人是他自己,这种鉴定争议性很大的,而且他肝硬化,胆囊炎,脾摘除,失血性休克。重要的事情是这上面基本没具体情况,就是病历摘要,周小明自述,然后结论就出来了。问题大得很,我爸爸也有病,你明天就带我爸爸去华西医院这种权威机构去鉴定,这鉴定出来了就是终身的了,再去请个好律师,到时候真打官司了我们也不怕。”那时候我觉得女儿不了解事情,长期在学校也不晓得社会,就拒绝了她的建议,并且说:“凭什么我们要去给你爸爸检查按?他们不相信你爸爸有病就让他们带你爸爸去检查。反正我是不会去的。”这件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了。
  第二天早上,我和老公的妹妹去pai chu suo要人,问他们凭啥子抓人,手续在哪里。他们说手续还在办理。等几天下来了喊我签字。下午4点派出所的梁以一个私人的电话号码打电话给我,叫我去配合调查材料,我一听就害怕,便给他说:“昨天也是这个时候交我们去配合调查,结果我老公被你们抓了,今天你们又来了,你们办事情不走程序,太可怕了,我不敢来了,哪个知道你们是不是要把我也抓进去,我不来。”
  这次我又相信了,可直到8号晚也没人来通知我们什么,9号我去派出所,他们还是不让见人,我急了,说:“你们让不让我见人,你们不让我见人你信不信我今天就从这跳下去。”那个梁却说:“哎,那个周小明已经快是要死了的人了,说白了他就是想敲诈你们的钱,你们先去和他私下协商,他们写了谅解书我们就把报告给你,把你老公也放了。”当天晚上8点,我接到他们的电话,要求我一个人去那家人那边去协商。我说我一个女人晚上不到处走,而且他们打人是在我店上打的,要私了也是来我这。而且要真相私了的话就明天来。他们却推脱说:“明天来不了,有事。”我便拒绝了这次所谓的私了。以前我没经历过这些事,也不知道怎么办,第二天就找家人和朋友商量,多数人说:“要是人没那么抓起来还好私了,就当是送瘟神,自己被敲诈了就被敲诈了。现在人也被抓了,还要你送钱他们还想得漂亮勒。我说你就是去找个律师,喊律师找他们谈。”
  一些人对我说:“姐,我知道这次你们家是真心被冤枉了的。他们是官匪一家。你莫怕,要打官司你也陪他们。”一些人劝我说:“小巩,你莫倔了,拿点钱出来,莫切惹社会上的,亏就亏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seven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