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整理硬盘时,无意发现,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用爱情傻马的ID发过在榕树下在一篇老文,自己又复读了遍,感慨万千,就发了上来)
  
    矮和高的初见1
    “今晚你得去四级英语培训班,别忘了”
    “你上周叫我提醒你的,忘啦?”
    躺在床上再三衡量了半天,为了那阵亡的几张大头,我决定还是去看下一下,没事可别和钱过不去,再说第一次肯定发资料,还可以顺便带回来造福人民。
    吃完饭后,我要了张南京地图铺在桌上和舍友研究路线。
    “不行,我那车刚打了牌照,不让它上街溜溜我不是很亏”
    最后他像小学老师问学生一样问我“懂了吗”
    “你这傻鸟竟会发神经去报四级班,换我那些钱还不如买件阿迪达斯的来穿穿”
                   
    临走前狗还念念不忘的吩咐我“迷路了打电话回来”阿牛还在旁边补充了句“地图带了吗?”
    “上哪?”
    这小子最近终于成功初恋,乐不思蜀,像我这种晚睡晚起的人和他这早睡早起的人一天难得碰头几次,我今晚就是去上吊估计他都是第二天听人说了才知道。
    分配宿舍时是按学号,一间六人。
    在我们宿舍中阿本属猴年龄最大,刚来宿舍时我看他貌似日本人,于是叫他小日本,后来逐渐演变成阿本。
    舍长禽兽,其实这外号本是给军训时的连长起的,后来连长功成身退,舍长就把这外号继承下来了。观察到现在发觉这外号对他再贴切不过,貌似忠良,实为禽兽。
    阿牛是宿舍中年龄个子最小的一员,刚报到时我还以为他是陪他哥来看宿舍的。他因为经常会发出界于牛驴之间的低鸣声,叫驴多不好听,于是就叫阿牛。
                   
    我从后门摸进去,是间大教室,里面已满满的坐满了人,讲台上站着个戴眼镜老师正拿着书讲着什么。不少人回头奇怪的望了我一眼,我终于在最后一排右边靠墙角找到个空位坐了下去。
    瞥了眼旁边的男生,他面前堆着一堆资料,正滩着本英语书做认真状听课。我是空手来的,仅有的是袋中的一支笔。连本垫手的书都没有,不能趴着睡了,我一手撑着下巴的发起呆来。
    神游太虚一圈后正好下课,我跑上讲台要了份资料,这老师挺好,没多为难我,下来时,我混身一震,我看到第一排坐着个长发美女。虽然只是匆忙一瞥,但我已判断出她正是我苦候多年梦中情人的类型。
    坐到位置时老师已经开始再次讲课,我努力的把头抬得高高的,可坐在前面的男生也不知为什么,一个头伸得跟鸭子似的,害得我只能在他摇头晃脑的一瞬间看到个美丽的背影。
    下课时我几乎是第一个站起来,刚看没两眼前面那男生站了起来,这该死的王八蛋最少一米八五,我只能看到他的背。绕过他再看时,她已芳迹缈然。转过头我恨恨的盯了那男生两眼,如果我是阿诺,我肯定当场挥拳把他打成猪头。
    回到宿舍时他们正围着我的电脑看老兽玩CS.“回来了”狗冲我打了招呼。
    “怎么样啊”
    我无经打彩的爬上床。
    我做了一晚的梦,梦中大多是对那高个子拳打脚踢,偶合夹杂着那美丽的背影晃过。
                   
    第二次上课时,我特地提前去,依然坐在上次的位置,等待着她的出现。直到老师抱着书进来时,她还没来。
    这时一个高个女孩从后门摸了进来,像极了我上次的样子,傻站在那四周看了一圈,最后朝我这方向走来。
    我两边没人,本是居中坐着。高个女孩坐下后,我朝边上坐去,她倒是不客气的把背包放到中间位上。
    我无心看她装酷,接着趴下发呆。
                   
    看得正起劲时有人开门走了进来,我回头一看就知道坏了,又是学管科的蔡老师。因为学校严禁学生电脑播放光盘和玩游戏。前两天隔壁宿舍的一台电脑刚死在这鸟人手里,上色情网被逮个正着,没被他拉出去游街示众已算不错了。
    蔡老师一清喉咙开始了,我感觉他身上有着国民党的部分特征,每逮着我们这些地下党员都先来几下不痛不痒的,再突然给你一下重的,看着你痛苦不堪呻吟时他再得意的奸笑两声,以显示其英明神武。靠,当玩猫和老鼠啊!
    审讯了一会他看我态度不够诚恳,两只眼滴溜溜转起来察看四周,估计是在找看有没其它违法物品来加重我的罪名。
    “什么?”我有点火了。
    企图欺骗我啊,“不开,这是我私人的东西”
    我死活不开,他越说越烦,什么里面肯定有违反规定物品,要叫保卫处抓我之类的。
    他一看我那样子倒是先不出声,然后掏出手机来,我知道他又要做小学生最爱做的事,打小报告。
    最后蔡老师看有台阶可下,说了句“不要以为就你会发火,我火起来可厉害”后和班主任走了,忘了向要我学生证好以后慢慢整我。
                   
    停好车子时一看手表,又迟到了。一路小跑着到教室从后门摸了进去,一看我的老位置空着,就坐了上去。一坐上去后,看到中间位置上放个似曾看到过的背包,转头一看,果然是那高个子女生。还是那样子,摆着个臭脸。
    迷迷糊糊睡了一会,感觉有人用手在下面轻轻推我的腿。抬头来看坐我前面那高个子男生努力半歪着身子又不想被人发觉的样子,从下面递了张纸条给我,又用手指指了指旁边那高个女生。想我帮忙递情书啊,横竖我两人都看不爽,正好让他们乌龟王八凑一对。我想也没想,把那纸条往那背包一摆后就接着趴着睡。
    这时前面那男生看起来有点紧张,抠头搔脑的。
    他奶奶的,本来心里就不爽着呢,难得做好事还得被这笨女人使脸色。我掏出笔在纸上的我后面重重加了字才后把纸往旁边一扔,等她看完后向我看来时我往前面那男生一指,“刚刚那是他写给你的”心里面补了句“白痴,漂亮了不起啊”说完后我没理会她,接着趴下来睡。
                   
    接下来的一周我终于找到合适房子,一室一厅带厨房厕所。舍友们一边忙着帮我把东西搬过去,一边陪我出去选购布置。
    一切妥善后,我在学校的小饭店摆了桌和舍友们喝个烂醉,以庆乔迁之喜。舍友们也各自送了些礼物给我,其中以禽兽和她女友合送的粉红鸳鸯双人枕最为触目惊心。奶奶的明知我正含苞欲放,这不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吗?
    搬出后让我这夜猫子充分发挥特长。以前在学校宿舍每晚总按时断电,害我晚上只能窝在床上发着闷骚。现在自在多了,午夜时泡杯茶,点根烟,悠闲的的在网上逛逛。心情好时拿出英语培训光盘玩会英文单词游戏。
    我是长得不高,实话是有点矮,精确高度是167CM到168CM之间。不过别人问起我身高时我一般四舍五入后告诉他,不是我想欺骗他,只是觉得整数好听点。
    现在我上网更多的是在网上看看网络文学,还记得第一次看第一次亲密接触后,深深被触动,那晚我一连看了三遍,每看一次都为剧情心酸一次。虽然知道那是一个编出来的故事,但还是为故事中的感情所感动。谁不期盼自己能拥有一份美丽的感情呢?
                   
                   
    今晚我来得时间不早不晚,停好车后悠然的走向教室。走进教室后发现里面的人明显少了很多,看来大家的热情都逐渐在消退。剩下的人很多都是一对一对的坐着,这里倒成了情侣恋爱的场所。
    坐下后习惯性的环视了一周,她还是没来,晕,竟碰到一个比我还能翘课的,难道她只是交几百元来拿几本随处可见的教材?
    埋头看了没几下,耳边传来带有命令性的冷漠女声“请你往里面坐”
    我表面依然埋头看着书,心里面早一顿“笨女人,臭女人”的乱骂个不停。还好在学生会练了一年,已学会一边笑着和人握手,一边在肚里暗骂“奶奶个熊”,所以我不动声色的坐着。不过一看这笨女人的一脸冷酷样,我要是骂出来难说她不会拳脚相向,那岂不是乖乖不得了。
                   
    迷糊的睡着,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难听乐曲声。该死,手机忘了换振动。顾不得起身擦睡时挂在嘴边的口水,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按了关机,再抬起头来时我看到了投过来很多的愤怒眼神,完了,今晚看来还是注定要出丑,心里马上盘算着下课要立马跑路,不然就是乱拳捶死的命。
    靠,这段铃声是我自己编用来每天脑铃时叫醒自己的,不难听能闹得醒吗?看来这笨女人是自己存心找死,我压抑住心底里仅存的一丝怜香惜玉之心,转过身去准备给她点教训。
    她做完那动作,脸又恢复成一惯的冷淡。我抠了抠头,打消了找她麻烦的念头,坐好身子翻开小说装出看书的样子。
    “嗯”想不到她这种人也会说对不起,看来还是有点懂得礼貌。
    “?”我一脸错谔的看她。
    “呵呵”这笨女人还是有点风趣的。“好,没关系”
    靠。这笨女人不知是笨还是天生不会说好听的话,才说没几句话又故态重现。
    “……”好话坏话全让她说尽了,我放弃说话,接着埋头装看书。
    下课时因我位置在内,不能像往常一样收好书第一个走人。
    她站着背对我没动,我也只好站着不动。这时她突然转身说“你这人看来不但没礼貌没风度,而且还很笨!”说完后她大步走了。
    临出门时我看到高个子男生站在门旁一脸凶像的看着我。,我欠你钱了吗?靠!
                   
    我的新位置再次被那高个子男生霸占,我只好坐回以前的老位置。
    我照旧每次来带本武侠小说,无聊的打发着时间。
    因为我找的处住什么都有,就缺了电视,我这阵子又穷困得很,没钱再买台电视,为了看中国队的比赛,我住回宿舍。
    为了庆祝胜利,我们宿舍决定一起到狗的家乡苏州游玩几天,星期四去星期日回。
    周五我们去了苏州乐园。进了苏州乐园后除狗外我们五人十足刘姥姥的样子,拿起相机一边感叹一边一路拍个不停。苏州乐园娱乐项目十分多,我们兴致勃勃的到处疯玩。坐了天旋地转后我再次发现原来我有恐高症,吓得我屁滚尿流。坐完后狗要带我们去试空中飞人和高空弹射,走过去时一路听到正在玩的人断断续续惊慌失措的惨叫把我吓得面如土色,死活不敢去试。然后大家走到间大屋前停了下来,上面挂着的牌子是用日文写的,没人看得懂。狗说他也没进去玩过,不懂里面是啥。可门口站着两个穿着黑色长衣的美女实在动人,大家就买了票进去。进去后才知道是鬼屋,很多人挤在一起在暗暗的楼道里走着,不时可以听到走在后面的女生一声凄惨的惊叫,大家不由得都加快脚步。最后走到一个大厅里,我因个小和阿牛走在后面,只听到很多声同时发出的惨叫,前面的人纷纷死命后挤,混在人群中我看不清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站我前面的小妞死命的往我怀里挤,我安慰的拍着她靠在我怀里颤个不停的头。突然前面人一空我顿时看到一个面似行尸穿着一身黑衣的东西伸着双手向我缓缓走来,嘴里还发出恐怖的低吼,看着它那像是干枯了的双手我陡得一声大叫,把怀里小妞一丢夺路而逃……出门时我看了刚刚躲我怀里的小妞两眼,长得不错,可惜,可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2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