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哥走了,最近的心情一直很不好,一个好人就这么走了。。。。
  那时候彪哥的精神看上去很好,一点架子都没有,老是谦虚的笑。我朋友一直和他说一件什么事(忘了),他老是在笑,桌上端来羊骨头汤,另一个朋友说起骨头含钙高,我突然想起彪哥在《大腕》里说的“咱们中国演员都已经集体补过钙了”那句台词,和大家一说,大家都乐得不行;我接着说其实我不吃猪肉牛肉,就好这一口驴肉,可惜广东就只有酱驴肉。彪哥来了精神,说吃驴肉火烧名气得数好运来,但还比不上在马连道的一个小铺子的好,尤其是驴汤,都熬成白色的,我那该天杀的另一朋友(此人在天涯名叫“小弟田伯光”,真名其实就叫田伯光)居然傻问驴肉火烧是不是把驴肉烧烤来吃,有是一阵大笑。
  再到后来,我去过几次北京,每次都给彪哥电话,但彪哥每次都不在北京,就这样错过机会。去年在上海,得知彪哥也在,于是我试着给彪哥打了个电话,彪哥很高兴,我们就在一个叫华万意的西餐厅吃了顿意大利餐。彪哥还念念不忘欠我的那顿驴肉,约好到北京一定要带我去好好吃一顿正宗河间驴肉,现在想起来眼睛有点湿湿的。
  这几天我老想一些关于生死的问题,老想到彪哥欠我的那顿驴肉,过几天就是中秋了,那时候我在北京,彪哥,我会找到北京最好的驴肉,摆两双筷子,咱们好好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