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贺书茵(Shuyin He)

  在中国,影子银行各类业务的快速扩张已经带来信用风险,纠纷案件频频发生,影子银行的弊端和风险正在不断暴露,金融信用风险点已经零星引爆。
  东南地区一些绕过金融监管的民间高利贷资金链条断裂导致风险爆发,使得一部分企业倒闭破产,企业主跳楼、跑路,投资者血本无归的悲剧屡屡发生,对当地社会经济冲击极大,危害极深。

  从2013年初开始,不断曝出信托兑付风险甚至违约事件,尤其是“诚至金开1号”在利息上打破了“刚性兑付”的传说之后,接着“诚至金开2号”再次发生到期无法兑付,宣布延期。再接下来,又连续发生吉林信托投资于山西联盛集团的10亿元信托产品逾期;华润信托稳益系列集合信托产品被曝出本金大幅亏损;最近又发生云南“中航信托?天启340号昆明丽阳星城信托贷款”,可能无法按时兑付。
  这一次次的金融违约纠纷,让投资者看到了中国金融系统的极高风险,导致相当一部份投资者开始撤离,目前信托产品的吸引力也在明显下降。
  然而,影子银行特别是信托公司其最大风险还在于下列两个方面:房地产业和地方债。这二者互相牵连,故一旦投资者出于恐慌开始抛售其中任何一种高风险资产,最终很可能将导致整个金融系统崩溃。
  据数据显示,规模最大的200只集合信托产品总的资产规模为1450亿元。其中,大部份信托产品投向了房地产和地方融资平台,占比分别为35%和34%,其次是煤矿和金融市场。
  事实上,从2013年起就有多家信托公司陷入兑付危机,而这些项目多为房地产项目。
  信托公司发放的高息融资进入到房地产领域后,抬高了地价房价,吹大了房地产金融泡沫风险,一旦房价开始下跌,地价开始走低,这个泡沫风险就会立马显现,资金链条就会很快破裂,金融风险随即爆发。中国的温州市、鄂尔多斯市等城市房地产业正在爆发的金融风险就是明证。
  有分析认为,由于房地产信托规模很大且集中到期,而近期房地产市场持续低迷,楼市库存压顶,回暖显得很困难,开发商面临的资金压力越发严峻,这将导致房地产信托险情接踵而来。若此情况再继续下去,将会大面积发生房地产信托违约。
  地方融资平台的情况更为复杂,高达数十万亿的高息贷款投放到回报率极低的地区基础设施方面,便如同进入了无底洞。从正规银行正常贷来的款项多数成为死账,最后只能由国家买单。而从信托公司和银行表外理财贷来的的高息融资款项恐怕就只能拆东墙补西墙,一年年的继续融资、还欠,融资、还欠,陷入恐怖的“庞氏骗局”之中。
  当前的中国,已经开启了一个史无前例的信贷扩张,中国影子银行的融资增速已经接近银行信贷增速的两倍,这一金融市场险恶境况远远超过六年前震撼西方市场的金融危机。
  在中国大地上到处流窜、暗度陈仓的几十万亿资金如同凶恶暴虐的猛兽,吞噬肌体的恶性毒瘤,更像已经滴答作响、随时可能引爆的“定时炸弹”,时刻在威胁着中国脆弱的经济。这个猛兽一旦失控,这个毒瘤一旦破裂,这个“定时炸弹”一旦爆炸,对中国经济将会造成巨大震荡惨烈破坏,还有可能波及全球经济,其破坏力甚至将超过六年前震撼西方市场的金融危机。
  但可悲的是,由于中国金融市场缺乏有效监管,金融风险爆发的时间点我们根本无法预知,只能坐等灾难的到来,多恐怖啊!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一些金融领域的掌门人还在朝堂内扪虱清议,谈笑风生,更是可悲可叹啊!该醒醒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ight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