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银行、政府债务皆非险,靓丽转身图发展
  说到国家债务与地方债务牵动银行的坏账风险,其实这是杞人忧天。我不认为外国专家的分析毫无道理,但是中国的国情不太一样。中国的国有资产很多,中国的土地采取租赁的形式而不是终身制,中国尚有很多土地还在国家的手中并没有标价待售,中国还有更多的集体土地和集体资产处在乱七八糟的法律体系下不知如何纳入商品社会的标准价格体系,中国政府赔本开发了基础设施,却对成本分摊到被开发的区域或因商机改善所产生的地皮价值予以政策腐败,想白送给当地民众,殊不知你送的越多死得越快。中国尚有好多应消减的社会福利体制尚未消减,应价格化的价格尚被补贴倒挂着。
  也许有人没明白怎么把上述资源转换成货币,其实很简单,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与国际惯例接轨,把行政的变成市场的,把国有的变成私人终身持有的。把不需要国家控制的国有资产开放给民间资本,把土地租赁制改为终身制,并收取财产税,把集体土地按照一定的形式国有和商品化并推入市场(国家不是希望农村土地能够流转吗?那就干脆彻底点,真正的私有化)。让民间拥有国家的绝大部分资产,并承担持有成本,民间的资金有了投资渠道,同时也有了持有成本的闲置风险,他们必须经营,才能超过持有成本并产生利润,扩大了就业并为地方政府提供稳定的和可调的财产税收。国家没有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资产,也就没有了那么多要养活的人和腐败的窗口。人们自己经营着自己的财产,挣与亏上演着市场的供求平衡。钱有了去处,风险有了承担,国家倒解放了人力和风险承担,一心研究市场的发展与平衡,并引领着社会向未来奔跑。
  因事物缠身,没时间审文和思考,先发了再说,免得错过时机,政府又错走了开局,这必将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二次大格局变动,你只有下定这个决心,明天才可以有个中国梦。我一直认为不是复兴梦,因为新的巅峰将远超以往,独步天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fteen − s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