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报记者 夏子航 发自山东梁山
   一切“变形记”最后终将显露。中国世代投资控股集团(以下简称世代控股)创始人兼总裁、前国美置业总经理禹晋永,曾被称为“黄光裕背后的地产男人”。近日当唐骏曝出“学历门”事件之后,禹晋永又在风口浪尖之中高调出来成为“力挺唐骏的第一人”。而当众人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他之时,才发现他原来也是唐骏的 “校友”――同样毕业于美国西太平洋大学(PacificWesternUniversity),并获得了工商管理博士学位。
  投资之局
   10亿元“画饼”意在谋取土地
    当唐骏疲于应付“学历门”之时,他的校友禹晋永却正忙着借凤凰卫视、北京电视台等媒体力挺唐骏,同时力挺美国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 “光环”,这是因为他自己也拥有与唐骏相仿的“成功历程”。
    但在7月15日这一天,当梁山县经济开发区办公室主任李海英听到这些时,只是讥讽地苦笑了一下。她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禹晋永2002~2003年期间也是采用了类似的手段给梁山县画了一个投资10亿元的“大饼”。
    1500亩土地上的 “梁山凯爱国际高科技工业园区”最终什么也没有。“如果禹晋永真的来梁山投资了,2003年时10亿元这么大的规模,肯定早就成为山东的亮点工程了。”李海英笑称。
    记者辗转获得了当初的 《梁山凯爱国际高科技工业园区投资经营合同书》,禹晋永与梁山县时任县长分别代表北京凯爱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爱投资)及梁山县政府于2003年3月8日签署了该“经营合同书”。
    梁山县国土资源局开发区分局局长季茂伦告诉记者:“禹晋永一心要地,一来就狮子大开口,要梁山县给他1500亩国有土地使用证;而梁山县肯定要看到他拿出真金白银,真的会投资才会逐步替他逐步解决土地问题。”
  
  
    “经营合同书”上提及的1500亩土地,是由梁山县杨营镇高楼村、陈营村、太平集村、薛阁村、丁庄村等5家村委会所有。“禹晋永当时说服梁山县,要这5家村委会配合县里将1500亩土地‘支持’出来。”季茂伦表示。
    《每日经济新闻》经梁山县工商局查证到梁山凯爱的工商登记,显示该公司于2003年3月22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228亿元,法人代表为禹晋永,住所位于梁山经济开发区民营科技园 (淀粉厂东、公明路南),经营范围为房地产开发、基础设施开发(凭资质证书);高科技项目的开发、转让、推广、应用;咨询服务(不含中介服务)。
    高楼村等5家村委会的土地出资正是来自它们总计所有的约1500亩集体土地。
    梁山中良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于2003年3月21日出具的中良会验资(2003)第30号验资报告指出,截至2003年3月20日,以土地使用权出资的梁山县杨营镇高楼村、陈营村、太平集村、薛阁村、丁庄村5家村委会尚未与梁山凯爱(筹)办妥土地使用权过户手续,但上述股东与梁山凯爱(筹)承诺按照有关规定,在梁山凯爱成立6个月内办妥土地使用权过户手续,并报登记机关备案。
    当地一名不愿具名的政府官方表示,再回头来看这事情感觉有些后怕,“禹晋永当时把这块地圈起来,让县里给他办手续,但如果真的办成他的就不得了,那梁山县就亏大了。”
    季茂伦介绍,当时办1500亩的土地手续,梁山县政府面临非常大的投入。“按照当时的标准,耕地开垦费是1万~1.2万元/亩,行政建设用地费用则是16元/平方米,合计起来,一亩地在办土地手续中光交给上级政府的费用就在2万元左右,1500亩土地的手续费就要3000万元上下。”
    梁山县国土资源局向记者确认:上述村委会所有的1500亩集体土地此后并没有过户。“土地手续都没有办,集体土地的所有权还归到各个村里。”
    “如果禹真的投资,各项工作都会逐步开展,土地手续也会逐步办过去。”季茂伦表示,由于始终未见禹晋永许诺的资金,“1500亩土地的手续也就黄了,禹晋永在梁山没有土地,土地使用权证也一律没有。”
   增资之局
  
    经北京市工商局查询显示,禹晋永的“凯爱系”在北京先后主要有5家企业:其中凯爱投资成立于2001年11月22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后于2003年10月27日被吊销;凯爱置业有限公司(北京)投资顾问分公司成立于2004年4月9日,由于“未按规定参加年检”于2006年12月30日被北京市工商局丰台分局吊销营业执照;凯爱置业有限公司北京网络信息技术分公司也因 “未按规定参加年检”于2007年9月18日被北京市工商局丰台分局吊销营业执照;被吊销营业执照的还有凯爱置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监理(北京)分公司。因此,目前只有凯爱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爱置业)仍然在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北京市工商局工商登记证实,凯爱置业即原北京凯爱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由禹晋永、禹晋川于2003年6月24日组建,注册资本50万元,其中禹晋永出资40万元,控股80%,禹晋川出资10万元,持股20%。2003年10月17日,禹晋永、禹晋川按比例对凯爱置业进行增资,其中禹晋永增资9955.2万元,禹晋川增资2488.8万元,此次变更后,凯爱置业注册资本达到1.2494亿元,其中禹晋永出资9995.2万元,依然控股80%,禹晋川则出资2498.8万元,持股20%。凯爱置业的经营范围也在此次变更为房地产开发、商品房销售、出租、房地产信息咨询。
    北京市工商局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北京中润华会计师事务所于2003年10月17日做出的 (2003)中润华验字第2097号验资报告指出:凯爱置业的注册资本原为50万元。根据凯爱置业股东会决议和修改后的章程规定,本次申请增加注册资本1.2444亿元,由禹晋永、禹晋川以土地使用权增资,变更后的注册资本为1.2494亿元。“经我们审验,截至2003年10月17日止,凯爱置业已将上述土地使用权1.2444亿元计入凯爱置业无形资产,土地使用证号码为梁国用(2003)字第005号。”
    上述2003年10月17日出具的“说明”还注明:截至2003年10月17日,禹晋永、禹晋川已取得梁山经济开发区土地管理分局颁发的梁国用(2003)字第005号土地使用证,并将上述土地使用权1.2444亿元计入凯爱置业无形资产账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嘉德联行(2003)第1201号评估报告显示,禹晋永、禹晋川委托嘉德联行对 “梁山凯爱国际高科技工业园”进行土地价格评估,但估价作业日期却为2003年12月1日至12月5日。
  露馅之局
     评估日期问题其实只是个小问题。
    而季茂伦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上述地块正是各村委会至今仍拥有的前述集体土地地块。但禹晋永、禹晋川提供给嘉德联行的“估价对象权属界定”却依据梁山经济开发区土地管理分局于2003年8月20日颁发的编号为梁国用(2003)字第005号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有土地使用证》,位于梁山县公明路南侧的委估宗地梁山高科技工业的土地使用者为禹晋永、禹晋川;土地等级为3级;工业用地;使用权终止日期为2053年。正是上述地块最终被嘉德联行评估为1.2444亿元。
    “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情况,梁国用字号是自国土资源局组建后就一直采用的证号,唯一且只能使用一次,而国土资源部土地使用权证书是从1999年起强制印发,皆附9位数字证书编号,同样也是唯一的。所以,禹晋永这两份国有土地使用证就是‘乌龙证’。”季茂伦称。
    国土资源部于1998年9月3日颁发的《关于修改土地证书的通知》明确强调,修改后的新版土地证书自1999年1月1日起正式启用,“凡无国土资源部授权印制并统一编号的证书一律无效,任何部门都不得颁发使用。”
    国土资源部的规定显示,国有土地使用证依法由市、县以上人民政府颁发,具体由市、县国土资源部门办理 (含登记档案管理和对外公开查询)。“梁山经济开发区是山东省级开发区,仅为科级单位,根本不可能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季茂伦表示,土地管理局也归国土资源局下辖,“但我们国土资源局并不知晓此事。”
    “这算伪造国家机关证件了。”郑海涛称。据刑法第280条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的相关规定: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先后当面或通过电话试图对禹晋永进行采访,但对方拒绝接受采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