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黄永丰贱卖国有资产的材料报告
  本人李金国,实名举报广东省梅州市水务局党委委员、梅州市自来水总公司总经理黄永丰(副处级)等人贱卖国有资产、渎职、行贿、受贿、利用水费资金旅游、送礼、吃喝玩乐等诸多违纪违法行为。开创了中国自来水事业多项第一:自来水腐败成风混乱管理第一;自来水50%漏失率第一(梅州自来水每日生产能力20万吨,漏失9――11万吨);自来水生产耗材第一(新公司接管一周年,生产耗材下降3倍费用);城区用水难第一(梅州城区约60万人口中10万人左右用水难);自来水加压泵民间销量第一;职工月薪第一(同一工种:首批买断后上岗的月薪1300元;经李金国实名向梅州市委、市府、市纪委举报黄永丰的腐败后,补发通知可买断后上岗;故有第二批月薪2000元;应、想买不敢买的、新入职的、不用干活的月薪3000元);黄永丰想独自挥霍6千万元,以压制全体职工不敢领取6千万元企业转型安置金为事业、为信仰;自来水安装工程量第一;自来水行业中亏损第一(每年财政补贴,还亏损1000~2000多万元,2014年10月开始新公司全面接管一周年,因为职工没有领取安置金,情绪暗流涌动,公司制度无法执行,三份一的职工只领工资不干活,自来水漏失50%,耗巨资600多万元改造小区管网,工资支出一年增加500多万元,大量额外增加办公设施,想方设法开销资金,还盈利2千多万元;每年,正负值6、7千万元)。本人所掌握的以下证据,可以说是黄永丰等人“小官巨腐”的冰山一角,有可能比河北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更腐败!据初步估算,他们的贪腐致使国有资产直接经济损失达9亿多元,隐形经济损失更是不可估量!
  黄永丰、范仕添等人私欲膨胀,无视党纪国法,是梅州市自来水总公司严重腐败的两只水老鼠。他们的腐败行为主要以下:
  2、黄永丰于2008、2010年借用司机熊理豪银行账户受贿大额资金各100万元(熊理豪无法承受违法的压力,向本人诉说以上腐败事件:怕黄永丰报复,不敢报案)。
  4、黄永丰定点在新中路达凯商行购买大量烟酒供黄永丰醉生梦死(他的绰号:把酒当水喝的酒鬼!)此外,还到彬芳大道中鸿都店用公款消费,大肆购买鱼翅、燕窝行贿。每年至少消费100多万元。
  6、收取好处擅自增岗招员,在黄永丰任职自来水公司总经理的12年间,违规增岗100多个,据初步了解,每个岗位仅给黄永丰的红包一般为3000~20000元不等。
  7、与本公司职工陈清贵搞权钱交易,陈清贵本属梅州市自来水总公司安装工程公司电工,却领着公司的工资、奖金,长期违规承领自来水公司的装饰土建及其它工程;黄永丰现住房及高陂老家建房装修就由陈清贵实施,涉嫌利益转送,直至有职工告状到市水务局以后,陈清贵才办理停薪留职手续。
  9、进城大道供水管网工程未经招标,擅自拿给他弟弟黄永标承包,然后再转包给他人施工,谋取私利。
  11、暗箱操作转让土地,自来水公司在环市西路卷板管厂卖地皮有30多亩,未公开挂牌拍卖涉嫌利益输送拿回扣。
  13、范仕添任职自来水安装公司经理7年时间疯狂敛财,据说7年时间安装公司财务坏账高达4仟多万元(例如:在职期间,由于管理不善,据说在梅县区山水城工地丢失DN300水管300条,价值60万元,无任何人担责,时任经理范仕添还被黄永丰定为先进管理者)。耗资150万元在江南御景东方购房;耗资100万元在大埔老家建房装饰;耗资100万元在其老婆陈云燕娘家五洲城公益亭建房装饰。
  15、财务制度混乱:特别是自来水安装工程公司,存在大量坏账,时至2015年12月25日还未结清楚账目最终坏账由新公司买单,也是黄永丰贱卖梅州市供排水企业的腐败条件之一(例如:三角镇宫前村、湾下村引水工程结束5年之久,至今未结账)有职工欠公司百万资金,黄永丰为其办了内退领工资。
  17、东区营业所属地总公司有7间店面出租,每间每月店租8000元左右,10年之久的租金下落不明。今后租金何去何从?
  19、本人在2013年向黄永丰汇报水费回收率人为造假,结果电脑主机被换。
  21、李金国实名举报水官严重腐败后,打击举报人开始凸显付诸行动:1年不干活的每月3000元工资,年终奖9500元;只有李金国的年终奖6800元,领1300元月薪5个月,通过20多位职工群体上访后领月薪1900元。
  举报人:李金国 电话: 13823833339 2015年5月13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