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信蓝海市场,互联网的掘金蓝海
  中国人民银行印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目前我国已发放第一批的有关征信(含企业征信和个人征信)牌照。个人征信牌照的发放将扭转P2P催收员所面临的窘境,他们将可以接入市场化的征信公司,实现风险的外部控制。
  政策破冰、需求爆发、市场化改革方向形成了个人征信行业的三大利好。
  一、门户林立
  目前,国家发放第一批具有代表性的征信机构,其各具特色和优势,芝麻、腾讯、考拉征信、平安系前海征信、华道征信在互联网大数据征信方面有优势,鹏元、中诚信、中智诚是老牌的传统征信企业。尽管政府层面对于征信牌照的发放相当严格,但并不阻挡大家涌入蓝海的热情。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统计,中国目前有80%的人群未被央行征信体系所覆盖,超过78%的中国人有信贷需求却无法得到满足。此前有券商预测仅个人征信市场的收入就有望达到1000亿元左右,而目前只有20亿的规模,可见征信市场还是一片蓝海,未来增长潜力巨大。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对于征信公司而言,最为重要的粮草是大数据。
  来自互联网巨头们无疑是其中数据积累最多的,他们所标榜的大数据征信早已不再是这种传统意义上的“征信”,其直接表现就是采集数据的范畴已经突破了“金融属性”,从仅收集真实借贷人的信息,延伸到未发生借贷的信息,如社交数据、电商数据等缺乏验证性、弱关联的互联网大数据。
  宜信CEO唐宁表示宜信有最大的P2P借贷数据,数据是征信机构最大的议题。他介绍,宜信多年的经营当中,积累了很多数据。
  新版本的支付宝就加入了典型的自征信模式,即让用户自己提交学历学籍、公司邮箱、车辆信息等自征信内容。

  征信市场上,各公司掌握的数据其实是迥异的、独特的,甚至存在很大的互补性,此时就需要分享。在这片蓝海中,唐宁和邱寒的存在显得很特别,他们都提出共享数据免费。
  不过相比起唐宁的无条件共享,拥有平安集团强大背景的前海征信,在免费开放部分数据共享的同时更强调权利与义务的对等。邱寒介绍,我们现在已经签了将近100家的外部金融合作机构形成了征信联盟,包括P2P、消费金融、支付也包括银行,都是有信息共享的条款。目前前海有700-800万黑名单的数据和千万级别的灰名单和百万级别的白名单(与黑名单对应,是受欢迎的),根据签订的共享条款,开放的层级也不尽相同,实现分级共享。比如,灰名单是有疑似欺诈行为的,前海免费提供,不需要数据共享的回馈。但如果需要黑名单,则要试合作深度共享数据。而白名单作为优质客源在业内的共享程度并不高。

  芝麻信用、考拉征信、前海征信、拉卡拉、京东金融都陆续推出自己的信用分,信用分表现出来,是违约概率。同一个人,在以上几个公司的评分都可能不同,谁的分跑得准、应用场景充分,才能够赢得市场和话语权。
  李广雨则认为,不同的应用场景和征信需求,很难有标准统一的评分模型。同时,不同使用主体对评分的使用方法也不一样。比如,有的银行得到考拉评分,会按照自己的风控模式,结合考拉分来使用,而有的P2P机构拿考拉分,可能会作为重要的参考依据来使用。另外,不同的分值也会被不同的放贷机构满足。即便是被外界认为数据源极为广泛的芝麻信用分,都害怕因为信息不够充分而误杀少数实际上信用好的人,而不愿意公布各分数段的占比情况。
  事实上,由信用分延伸的种种场景,业内人士认为已经超出了狭隘征信的概念,而更像是用通俗的方式给公众上了一堂信用教育普及课程,让其感受点滴信用的价值。
  总之,征信让人与人之间更信任,让交易更容易、便捷,让生活更美好。这与我国目前的诚信体系和远古的诚信之邦完全契合。更是我们涉足互联网金融的蓝海市场。
  特别提示:
  2.本文部分文章及数据来源于新浪网,如需核实请联系新浪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3 − thir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