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绝的区别与做法(转载)
  2018-03-14 舍得之间 醉月诗苑
  落花

  我们都知道,近体诗按体裁看分为律和绝二种,“律”包括七律、五律和排律,“绝”则只是指着七绝和五绝。
  今天,我们着重谈一下"绝句"的问题。了解一下绝句到底是个什么?它和律有什么相同和不同的地方?要想写好绝句应该注意些什么?这里不会刻意地去讲什么技巧和方法,因为再好的技巧和方法,没有实践那也是空的,只有通过不断地动手去写,去了解绝句这种形式本身具有的特点,才能更好地掌握它、利用它、驾驭它。上文说过,绝句应该分为律绝和古绝。律绝是律诗兴起以后才有的。
  律绝跟律诗一样,押韵限用平声韵脚,并且依照律句的平仄,讲 究粘对。
  (1)仄起式: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另一式,第一句改为仄仄仄平平,其余不变。
  (2)平起式:
  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
  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
  另一式,第一句改为平平仄仄平,其余不变。
  (1)仄起式:
  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
  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
  另一式,第一句改为仄仄平平平仄仄,其余不变。
  (2)平起式: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另一式,第一句改为平平仄仄平平仄,其余不变。
  例如: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跟律诗一样,律绝要避免孤平。五言"平平仄仄平"第一字用了 仄声,则第三字必须是平声;七言"仄仄平平仄仄平"第三个用了仄 声,则第五字必须是平声。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绝句,原则上可以不用对仗。上面所引八首绝句当中,就有五首 是不用对仗的。
  泊秦淮 杜牧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塞下曲(第二首) [卢纶]
  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
  现在再举两首为例:
  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

  衣中甲厚行何惧?坞里金多退足凭。
  但是,尾联用对仗,也不少见的。像上文所引孟浩然的《宿建德 江》,就是尾联用对仗的。
  下面再引两个例子,一个是首联半对半不对,一个是全篇完全用对仗:
  伏波唯愿裹尸还,定远何须生入关?

  两固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有人说,"绝句"就是截取律诗的四句,这话如果用来解释"绝 句"的名称的来源,那是不对的,但是以平仄对仗而论,绝句确是截 取律诗的四句:或截取前后二联,不用对仗,或截取中二联,全用对 仗;或截取前二联,首联不用对仗;或截取后二联,尾联不用对仗。
  我们再来看古绝古绝既然是和律诗对立的,它就是不受律诗格律束缚。它是古体诗的一种. 凡合于下面的两种情况之一的,应该认为古绝:
  (2 )不用律句的平仄,有时还不粘、不对。
  如果用了仄声韵,那就是可以认为古绝; 例如:悯农(二首) [唐]李绅 春种一粒粟,秋成万颗籽。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江上渔者 [宋]范仲淹 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 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从上面所引的三首绝句中,已经可以看出,古绝是可以不依律句的平仄的。李绅《悯农》的"春种"句一连用了三个仄声,"谁知"句一连用了五个平声。范仲淹的《江上渔者》用了四个律句,但是首联平仄不对,尾联出句不粘,也还是不合律诗的规则的。
  例如:夜思 李白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第一首"惟残"句用"平平仄平仄仄仄","自说"句用"仄仄仄仄仄仄平"不合律句。尾联与首联不粘,而且用了仄声韵。第二首 "纵暴"句用"仄仄仄仄平平平","妇女"句用"仄仄平仄平平平", 都不合律句。"殿前"句也不尽合。当然,古绝和律绝的界限并不是十分清楚的,因为在律诗兴起了以后,即使写古绝,也不能完全不受律句的影响。这里把它们分为两类,只是要说明绝句既不可以完全归入古体诗,也不可以完全归入近体诗罢了。
  这是要再次说明的。对于七绝的概念,我们也常常听到这样的说法,绝句也就是截句,七绝是从七律那里截来的。所以,我们对七绝的认识,常常认为它是掐头去尾的七律。其实,针对七绝而言,这些说法都是不准确的。我们都知道,七绝写作的特点,一般是以起句押韵为主的,看这起句的平收而押韵的特点,就打破了截句的平衡对称的概念。七绝的文体特点,是不对称性,这种不对称性,更适合表达一种“意”。表达情感的细腻和起伏感。可以肯定的说,七绝不是七律的“截”,而是自成一体。近体诗的几个体裁中,七绝的特点是最鲜明的。
  律诗的字数较绝句为多,在表达方式上可以更严谨和从容不迫。律诗的特色体现在哪,在它的对仗上,中二联的对仗才是律诗最典型的特色,这两个对仗联,其对仗可以使诗体工稳而典美,两联之间的关联和变化转折,又往往是全诗最精彩的地方。而绝句呢,因为字数少,没这么大的空间,它无法写的那么从容不迫,不可能稳扎稳打。所以,小个子和大个子较手劲是要吃亏的,怎么办?它个头小,但是可以灵活,可以以快制胜。那么,我们就可以把绝句这么理解了:它所能表现的就是那么一个片段,一个忽闪的感情浪花,一个一闪而过的情景剪影,特别是对七绝而言,这就是其最主要的表达特点。

  怎么办?

  在五绝的写作中,起承二句描写以平铺直叙较为适宜。这一点有点象七律的起法的规律了,而不象七绝,七绝则适合起句便该突兀惊人,压住阵脚。其实仔细揣摩其中的各种微妙区别,也是很有趣的事。对形式的理解,由表及里看进去,看透它,掌握它,才好驾驭它。五绝的重点,还是在第三句上。第三句写的好不好,决定着全诗的质量。最后一句,多是跟着转句而走的,或做呼应式问答,或做延展式的发散。再看一下刚才那个例子的三四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就很容易理解了,是一个流水对形式。
  关于近体诗的学习,我们认为学习顺序是:

  一般而言,七绝的起句,还是适合平收(押韵)的。这是由于七绝在诗体上具有“不对称”的特点,我们可以翻看一下唐诗,我们就会发现,七言起句不押韵的,占了非常小的一部分,五言,则相反,这不是谁规定的规则,这是音韵特点所决定。七言起句的押韵,还可以压住全篇韵律的基调。开篇时,十字一收韵(五言)可以接受,若十四字了(七言)再收韵,就容易使音韵感散了。对于我们所关注的七绝,更是如此。七绝,短短四句话,第一句就押住韵脚,会使诗的节奏感鲜明,会加强诗的韵律性。第一句的押韵,也打破了截句性质的对称性,使得七绝具有了不对称的灵
  总之,就是要去刺激一下读者的(首先要愉悦自己)下面对七绝的四句分别简单陈述一下结构特点:
  七绝字少,没那么多空间去铺景造境。在写七律时,我们推荐七律的起句适合平起,因为七律具有“文”的性质,起的平稳,渲染的足够的气氛,那么在转结处,在后面就可以高调的掀起“意”了。所以七律多为前半部写景,后半部抒情。景为情做铺垫,情借景来发挥。这也是所谓“起承转合”的要义所在。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君问归期未有期”一个问,就将读者吸引了过来。
  例2:(杜牧)
  游人一听头堪白,苏武争禁十九年。
  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把七律中的“转”的写法直接提到起句上来,开篇就是一个意的点出,或问或高起,都是为了在短短的字数当中,尽快的推出主题。慢条斯理的铺完再提,在七绝中是行不通的。
  这点上,和七律的章法上吻合的。既然高起,就不能只露一下头就没音儿了,诗脉的连续性任何时候都必须要保持的。如果起句起的平淡些,那在第二句,也可以把它抬起来。
  例3:(李白)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总的来说,承句还是以稳妥为主。如果起的“高”,那它就应该接应一下,并缓冲一下这个高调,并为转句做好准备。起句或者承句起的高了,那么转结二句就不适合再高起了。同样的道理,按照这样的道理,高调之句也可以放在转句或尾句。不论在哪句高,其他的句都要为它服务,对它铺垫收束或者散发。章法上没有一定之规,重要的是整体的协调性。
  要突兀前面说了,写七绝就是要盖高楼,要构建立体效果。而转句,就常常是这楼的最高点。即使前面起的高,起的精神,在转句上,也要体现出一个转折或者提升。转句是高调,与前面的高起并不矛盾,只要构成统一的描写意象,就能达到协调一致的整体效应。我们所谓的“高”一般是指语气上的高调,语气上给人的刺激性而言。比如,疑问句,否定句,否定之否定等语气的运用,最能代表这种含义。这类的语气用在了首句,首句就精神了,用在了转句,转句就精神了。语气的搭配使用也要合理。
  最怕清明看北邙,残寒销尽又添凉。
  “谁在风中哭洛阳”,这是把疑问的语气放在了尾句上,意在对诗意的发散作用,形成余音。但是在转句上,却采用了否定句---“十年孤冢烟不散”,这才是诗意的高点所在。转句要突兀,我就让它突兀到孤冢之烟经历十年而不散。夸张的修辞手段,加上否定的语气,构成了诗意的楼之最高点,形成立体效应。
  所以,对这些语气的运用也要拿捏住尺寸。其实,我们再怎么强调起和转的作用,其基础出发点,还是以正规的章法为准绳。这转句,结构上的重点还是在这里。总结一下转句的要求,语气上要突兀精神,语意上要提升转折。一般的讲,七绝的高楼尽在这里表现。转句,是我们必须予以重点雕琢的。
  结句要收中带散不论是七律还是七绝,其结总是无法用语言准确描述出来特点。说它应该收束,它却还必须发散。说他要留有余味而将诗意引向远处,但是又不能不照应前面所做的描写。说句实在的,诗之结,才是最难写的。写的不好,前面的精彩会被它一下子抹杀掉,写的好,那么前面的平庸反而成了它的铺垫和伏笔。但是,一般的经验而言,结句,是要跟着转句走的。还看例3李白的那首诗,看这个结句“不及汪伦送我情”,“不及”接的是“深千尺”,但是写上了“送我”,就照应了前面的起承二句的描写了,与 “乘舟将欲行”“岸上踏歌声”都呼应了起来,浑然一体。诗句在此嘎然收住,诗意却由此散发开来。我们会不由自主的回头看去,看那乘舟欲行之景象,又仿佛看到踏歌而来的汪伦的身影。这种接续和照应的运用,使我们产生的是对整体诗意的回味。想象这种送友的情谊,其实已经曼延到诗句之外了。结句,可以写的轻松自然,但是必须具有这些效用。

  一、是音韵上的安排,要合乎旋律美,节奏感美。尤其是韵的把握,让韵字贴合主题旋律,贴合每句的字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