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律师,我想查询某某银行账户。”
  这是律师与客户之间常有的对话,或许从广州开始,这样的对话内容将要改变了。律师可以牛气的回答:“没问题,只要您委托,我可以为您办理。”
  2017年7月25日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印发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律师调查令的实施办法(试行)》的通知,律师可持法院开具的律师调查令进行调查取证。该实施办法明确:代理律师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证据时,可以在审理、执行阶段向已受理案件的人民法院申请律师调查令。申请调查的证据应当与待证事实有关联性,且能证明案件基本事实。代理律师在案件审理中申请律师调查令只限于一审普通程序,且应当在案件受理后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代理律师在执行阶段申请律师调查令,应当在执行终结前提出,申请调查的证据限于被执行人履行本案义务所需财产状况的证据。代理律师可以申请调查收集的证据主要指国家有关部门保存、代理律师无权查阅调取的银行账户、登记资料、档案材料等书证、电子数据以及视听材料,但不包括证人证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0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