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2日,石家庄和平西路539号注定不会平静――这是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三鹿集团”)所在地。
    据新华社报道,国家卫生部9月11日晚指出,近期甘肃等地报告多例婴幼儿泌尿系统结石病例――目前被称为“肾结石事件”。
    经调查发现,患儿多有食用三鹿集团生产的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的历史,经调查,奶粉受到一种叫做“三聚氰胺”――在业界被称为“假蛋白”的化学品的污染。
    傍晚6点,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终于回到了这里――正处于“肾结石事件”风暴眼的中心。她对本报记者做出了事件爆发后的独家回应。
    在记者的追问下,田承认:“我们在这次事件发生之前,已在内部检测出了相关的问题,我们也就检测结果跟有关部门进行过汇报。”但是,对于在内部检测之后为什么没有采取紧急的补救召回措施,田不愿意做进一步的解释。
    “这次的事情,是原料奶的收购过程中有人在谋取非法利益,我们检测非常严格。”她再三声称,自己与企业是清白的。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则告诉本报记者,从食品安全的角度讲,包装是否导致污染,工厂作业环境是否污染,或者在奶源环节甚至饲料就已添加违禁物,都还需要认真调查。
    目前,由卫生部、公安部、农业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食品药品监管局等相关部门和专家组成的事件联合调查组,已到三鹿集团和检验机构等相关机构收集资料、采集样本,并到医院查看患儿病情,指导医疗救治。
    据石家庄市政府发布的消息,“问题奶粉”是不法分子在原奶收购过程中添加了三聚氰胺所致,至截稿时已传唤78人进行调查。
    而事件背后真正凸显出的,是极速发展的中国乳制品行业在急功近利中,整个产业链利益的畸形分配:跑马圈地的粗放扩张,不计成本的奶源争夺,企业对奶农利益的挤占……
    三鹿7月已知情?
    9月12日,三鹿集团总部来“讨说法”的受害婴儿家长,前后有上百人。在厂区的另外一侧,工作人员一直在对购买三鹿产品的消费者进行退货登记工作。
    董力军是河北保定的一位农民,他的儿子现在已经10个月了,喝三鹿奶粉已经有8个月了,他说:“图的就是个信赖,这是自己家周围的大品牌。”今年7月30日,他的儿子住进了北京儿童医院,医生的诊断是“肾结石”、“急性肾功能衰竭”,为此,他们家花费了1万多块钱了,在儿童医院住了6天院医药费5千多,因为奥运期间,其他车辆不能进京,他孩子从保定搭乘120救护车进京也花了两千多块钱。
    “其实他们(指三鹿)早就知道这个事情,有一个三鹿的业务员在7月初就到我们村去过,但是问完情况后就走了,再也没有什么回信。”他说。
    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对本报记者说:“我刚跟卫生部、省里的、市里的领导汇报了相关的情况。今天领导决定,关于这个事情的最新情况,先不由我向外界通报,在适当的时刻一定会给大家进行解释。”
    在记者的追问下,田承认:“我们在这次事件发生之前,也在内部检测出了相关的问题,我们也就检测结果跟有关部门进行了汇报。”但是,对于在内部检测之后为什么采取紧急的补救召回措施,田不愿意做进一步的解释。
    祸起奶源?
    在今年8月1日,三鹿集团已经查出问题奶粉污染真相:不法奶农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从而造成婴儿患肾结石。
    根据三鹿集团品牌管理部部长苏长生的分析,目前对奶制品中蛋白质的监测,并非直接检测蛋白质,而是根据氮的含量来推测蛋白质的含量。而三聚氰胺里含氮,添加后,可能导致监测指标上蛋白质含量增加。于是,奶农把三聚氰胺加入鲜奶之中。三鹿奶粉又是以鲜牛奶为生产原料,从而导致奶粉中也含有三聚氰胺。
    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王丁棉认为,“从奶农到中间商到加工厂,其实都存在添加可能。”
    据他介绍,奶粉生产流程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原料乳验收、过滤、高温杀菌、浓缩、喷雾干燥、冷却、包装、装箱、检验成品等环节。其中,高温杀菌前和包装前都可能添加。
    不过,他认为,污染源于奶源的可能性很大。
    据他介绍,三鹿的奶源绝大部分由集团下属的奶场供给,这部分奶源有三鹿专门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负责,质量可以控制;同时,三鹿还有小部分奶源来自奶农。这部分奶源有的直接由奶农交送三鹿,有的经由“奶霸”转交厂家――奶源质量无法控制的正是经由“奶霸”转交的部分。
    “‘奶霸’就是奶贩子,他们经常强行收购奶农奶源,再添加各种水、添加剂,造假,我们就给他们取了这个名字。”王丁棉说。据悉,这种奶霸在陕西、甘肃、黑龙江、河北等地较多,在广东、福建等地较少。
    据罗云波介绍,三聚氰胺的初端产品价钱很低廉,而其添加又能带来莫大的表面蛋白虚高效果,自然有各种渠道向农民推荐,“有的农民可能知道实情,但有的可能使用过,却并不清楚有害无害”。
    “牛奶是最娇嫩的原材料,对奶粉而言,奶源至关重要。”雀巢中国公司发言人何彤说。据悉,奶粉加工工厂与奶源地必须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仅如此,奶源在运输过程中必须保证4度低温。
    据了解,三鹿绝大部分奶粉工厂在河北境内或者河北周边省份,只有少数工厂分布在其他地方。至于哪些工厂负责生产了这批受污染的奶粉,三鹿方面拒绝透露。
    另一至今无从解释的是,如果是奶源问题,为何三鹿其他奶粉产品没有公告出现类似问题?
    为何添加“假蛋白”?
    引起这场风波的,本是与奶粉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三聚氰胺”――在业界一度被称为“假蛋白”的化学品。
    三聚氰胺作为一种白色结晶粉末,几乎无味道,掺杂后不易被发现,这也助长了不法分子的行为。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向本报介绍,不法分子的“原始驱动力”在于这种有机化学品添加进蛋白粉或奶粉中,能够造成蛋白质含量增高的假象。
    中国仪器仪表学会饲料研究专家常碧影以具体数据说明:三聚氰胺(分子式C3H6N6)的最大特点是含氮量很高,达66%;在植物蛋白粉和饲料中,每增加1个百分点的三聚氰胺,会使蛋白质测定含量虚涨4个多百分点。而其成本很低,“有人估算过,在植物蛋白粉和饲料中使蛋白质增加1个百分点,用三聚氰胺的花费只有真实蛋白原料的1/5”。
    “这是全行业的一个‘脓包’,这次很不幸,被我们三鹿给挤破了。”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三鹿集团奶粉事业部的一位员工终于说了这么一句话。这位员工说,“绝对是奶源出的问题,我们收购奶源的渠道非常广,收上来的奶源的质量也许会参差不齐。”
    9月12日,本报记者联系上了三鹿集团位于外地的一家生产工厂的老总,这位负责人向本报记者介绍了三鹿集团到生产厂从收购到生产的“奶户――收奶员――奶站――生产厂”整个链条。
    “你可能觉得我说得绝对,但是我告诉你,这就是奶源出的问题。”
    这位负责人介绍说,现在奶农在向收奶员卖奶的过程中,可能会添加各种物质,以增加原料奶的重量和色泽,而这两种情况中,主要还是增加重量,但是直接加水会让原料奶变得稀薄,一看就看出来了,但是水和三聚氰胺一混合,就可以调和出奶的色泽和质地,这看上去就像我们搅拌石灰粉是一个感觉。而奶户的奶交到奶站后,奶站向生产厂出售的时候,同样有可能发生此类情况。
    “我们现在并不是在这里冤枉和栽赃给奶农和奶站,一个这样的情况我们亲眼看见过,二是现在饲料等各种东西都在涨价,奶农的养牛的成本也很高,确实存在着这样的动机。”。。。。。。。(sina报道)
  
  
  
  
  
  4、国内大型企业的社会责任和良心在金钱面前还值多少钱啊?大家应该思考企业的社会责任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