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光华、高辉如此办案,在安徽省检察院启动问责程序595人之中吗?
  2016年9月28日上午,安徽省检察院向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三次会议作《全省检察机关规范司法行为工作情况的报告》。该报告称,2013年以来,省检察院始终把规范司法行为作为头等大事来抓,查摆突出问题为基础,以真查真改顽症为重点,有效促进了自身严格公正文明规范司法。
  该报告称,对于执法不规范问题,突出监督问责,严格落实整改责任,严肃追究屡查屡犯、弄虚作假、违规违纪等问题。三年来,对存在不规范执法问题的检查人员,启动问责程序 595人,其中批评教育372人,通报批评94人,诫勉谈话98人,党纪索5检纪处分31人,涉及中层干部和院领导成员24人。省检察院直接初核举报线2件,直接查处11人,对2个检察院启动监督责任问题。
  追溯,05年7月11日我向安徽省安庆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时任支队长陆有志,反映经侦一大队民警李小晏、杨小弟,03年7月21日协作湖北黄梅县警方何兵剑、吴鹏,来安庆侦查一起跨省非法贩卖烟草案,不履行协作办案职责,造成有罪人徐冬梅逃脱法律追究,无罪人出租车司机(我丈夫)受到法律追究等问题。不服陆有志回答:打电话通知,没有什么不对,徐冬梅是证人,有权不接受取证,有派出所人参与。不服陆有志出言辱骂:你是有罪的人,我在和有罪人说话,亏了钱,到公安局吵死”。于同月18日向市公安局时任(新任)局长李胜荣举报。(徐冬梅本市最大家族贩烟,扰乱国家烟草市场秩序长达二十多年,买假烟、给假烟打码、偷税牟取暴利,用非法收益买通烟草片警和市局警察)
  李局长作出请纪委督察队查明情况再作处理。市公安局相关责任人没有安排纪委的人参与,由督察支队时任队长姜琪带着两名当兵三年复原从警,督察队民警杨劲松、马健办理。05年9月14日,市公安局出具了一份没有事实依据的答复意见书编号(2005)002号。
  05年10月,我依照人民警察法第46条规定,向市检察院举报,请求立案调查。转迎江区检察院渎检科办理。查到中途停止,不书面告知原因。我坚持要书面告知书。06年3月,渎检科陈科长给我阅读了市局(2005)002号答复意见书的依据,两份情况说明。一份是杨小弟亲笔写的协作黄梅警方办案情况说明,该说明从头到尾没有一句真话,其把代替我丈夫指认徐冬梅家门的人改写成迎江区天后宫徐冬梅辖区派出所时任副所长王涛。把向徐冬梅通风报信的电话来源,编造黄梅警方提供,时间改写为调查徐冬梅结束以后。王涛给杨小弟虚构情况说明提供“我带着黄梅警方去徐冬梅家,我敲开门,一小孩讲徐冬梅不在家”的伪证(事实:王涛根本没有出现办案现场)。王涛的伪证扭曲了事实真相。另一份是黄梅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出具的办案情况说明,该说明隐瞒了黄梅警方到迎江区天后宫派出所取了徐冬梅户籍材料及侦查案件真相。
  随即,参与编报虚假材料的人,调离新的岗位选拔重要。责任人姜琪调到市公安局警务处处长,民警杨劲松一步提任市局网监支队副支队长,民警马健一步提任宜秀区新河派出所所长,王涛提任大观区集贤路派出所所长。
  为了把杨小弟伪造情况说明和王涛伪证绳之于法,06年4月,我向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室举报,转交市公安局重新派人调查。同年11月,市公安局出具了一份盖着黄梅县公安局印章、无人署名打印材料,由信访办时任主任汪银根拿在手上给我丈夫看一遍收回。该材料巩固了杨小弟伪造的协作办案情况说明和王涛提供的伪证。
  07年12月25日,我丈夫赴省检察院举报了上述问题,转市检察院办理,负责承办人反渎局时任局长徐光华迟迟不予办理。08年9月我从邮局给最高检寄去求助举报信。同年11月6日,我去黄梅县公安局经侦大队,请求出具03年7月21日来安庆办案的真实过程。大队领导告知“你们市局的人是带着我们市局的人来调查的,我们还请他们吃了一顿饭。上述迎江区检察院渎检科提供两份情况说明,告知,姜琪绕道300多公里带着黄冈市公安局的人去黄梅县公安局找关系,其行为,触犯最高检九条“卡死”硬性规定第二条:严禁对证人采取任何强制措施。同年年11月20日市检察院出具了一份“姜琪案没有发现犯罪事实”不立案通知书。口头强调,违纪违法不犯罪,检察院是查犯罪的。
  2010年7月20日,最高检根据我对(2008)庆检反渎第3号不立案通知书不服,让我带回一封告知拆开无效交省检察院处理信访公函。2010年9月15日,省检察院纪检时任组长宣国强接访作出:从杨小弟对黄梅警方讲不是烟贩子徐冬梅家开始查,交省检察院司法不公办处理。10月转反渎局侦查处高辉处长办理。12月16日高辉还没有开始办。2011年2月18日,我打电话给高辉询问办理状况,高辉回答“办好了,写出意见交领导批处了”便销声匿迹。同年6月22日,省检察院法制宣传周,我被安排党委时任书记柴学友接访,我要求出具高辉作出交领导批的意见。柴书记聆听了我的陈述,了解后作出“按照宣组长意见查”接谈意见。折腾六年之久,省检察院不给书面答复,将该案滞留在省检察院。
  2014年3月28日,6月17日、7月29日、10月16日,我和丈夫对上述不服,四次赴最高检请求督查督办。接谈检察官均以:没有省检察院的法律文书,我们不能办理,只能督办,你们去要法律文书。特别是:7月29日,接谈检察官说:下午会将接谈意见发送到检察机关内部网上;10月16日,接谈检察官说:下午将接谈意见登到到检察机关内部网,还要网上通报。之后,当我们赴省检察院、或打通省检察院0551-63696176电话询问,检察官告知,网上没有看见,也没有看见通报。
  2014年11月,我到省检察院信访办讨要书面告知书,窗口接待检察官从电脑里调出的信息,竟然是:帮烟贩子运假烟案,维持市检察院(2008)庆检反渎第3号不立案通知书,存查”。作出的时间是2014年8月13日。黄梅烟草专卖局03年8月3日将扣押的烟变现金上缴国库,对我丈夫作出非法运输行政处罚。这些我都写进材料,为何省检察院承办检察官视而不见,假烟可以变现金上缴国库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1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