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4日下午,家住徐州市铜山区柳泉镇东蔡村的蔡海伦,骑车子下班,当蔡海伦骑车子在路上的时候,平时应该高高挂在电线杆上面的一根电缆线却毫无征兆的突然从上面掉了下来,离地面有一米多高,路上也没有警示标志,或者施工标志,导致蔡海伦在正常行进过程中,直接被电缆线挂住颈部,由于正常行进的力量,加上颈部被挂住,导致蔡海伦当时就晕厥了过去,晕厥了达半个小时之久,后来路人报警,警察赶到现场,经了解,是蔡海伦正常行进时,被突然掉落的电缆线挂住颈部,由于当时蔡海伦被勒的非常严重,需要去医院检查,当时电信局人员称此事需要向局里汇报,钱需要蔡海伦自己家垫付。后来到医院检查,医院方面要求蔡海伦住院治疗,并称蔡海伦的脑部神经也受损,导致一些功能受影响,现在蔡海伦舌头都是向一边歪的,不能和正常人一样,但医疗费用太高,蔡海伦一家承担不起,蔡海伦一家五口人,兄妹三人,父亲母亲都是残疾人,丧失了大部分的劳动能力,一家所有的开销都是残疾的父亲在承担,残疾的母亲也是文盲,从来没有出过自己的村子。为了给自己的儿子看病,让蔡海伦不会留下后遗症,自从6月14日起至今,两个残疾的父母就一直在为儿子的医疗费努力,可是铜山区电信局在给了5000元之后就不愿意再付钱,贫穷的家庭根本承担不起几万元的医疗费用。为此,可怜的两个残疾人,只能一次又一次的从徐州的最北边坐上几个小时的车到徐州南边的铜山新区找电信局的王平局长,可王平局长就轻飘飘的一句话“你们去法院告我们好了”!一次又一次的找他,可换来的却是同一句话。被逼无奈的残疾父母只能向徐州市电信局反映此事,反映完之后,铜山区电信局的王平局长就开车把他们又接回了铜山区电信局,当以为会解决问题的时候,王平局长却依然是那么几句话,问题却依然没有解决,悲愤的父母只能再一次的和这个王平局长争吵,王平局长一再强调,要么去法院告,然后看好病,拿发票来,而且要有理有据。甚至都不让残疾的父母进到电信局里,还说要蔡海伦也要承担责任,之后扬长而去,扔下残疾的父母在电信局门口整整待了一夜,至今还不让进电信局的大门,只能在大门口苦苦等待他们下来讲几句话。请问电信局,请问这位王局长,你电信局的电缆线从上面掉下来,导致骑车子的直接被挂住颈部晕厥,甚至导致脑部神经受损,是谁的过错?请问这位王局长,你电信局在线路出现问题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及时解决问题,反而是放任这种状态由之任之?请问电信局线路出现问题,为什么没有有效的警示标志或者警示区域?请问这位王局长,现在因为电信局的过错导致的伤害后果,如不及时救助,会有生命危险,家庭困难支付不起医疗费用,是不是依然还是你所说的“你们自己先去看,或者去法院告我们”?请问这位王局长,因为你们电信局的过错,导致的伤害,家庭困难拿不出钱看病,难道就等死吗?请问这位王局长,凭什么不让当事人进到你电信局里,你有什么资格?请问电信局,你们就是让两个残疾人站在你们电信局门口等着你们来推诿责任吗?请问这位王局长,事情没有妥善解决,甚至没有一个说法,到了下班的时间,你却扬长而去,晾下两个残疾人在电信局门口整整蹲了一夜,你于心何忍?一边是地地道道的老农民,两个身体有缺陷的残疾人,一边是电信局,你的这种做法如何让我们老百姓舒心,如何让我们老百姓感觉到温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teen + fif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