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三一重工副总裁向文波的blog上转载几篇关于我们民族优势工业的文章:
    徐工不能被外资收购的四大理由
    一、徐工从事的是中国拥有比较优势的产业,不能被外资收购
    徐工所从事的工程建设机械行业,是中国少有的、拥有全球竞争优势的产业,近几年行业出口强劲增长、国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无门就是最好的说明。优势产业是中国经济参与全球竞争的资本,如果弱势的不能生存、优势的又被卖掉,中国经济的前途在哪?强国梦靠什么实现?!
    二、徐工从事的是国家战略产业,不能被外资收购
    “装备制造业是国家战略产业”已是全党、全国的共识,是突破国外技术封锁、建立强大军事工业的基础。企业是创新的主体,主体都没有了,创新何存?
    徐工作为装备产业的龙头企业,在许多产品领域代表了中国工程行业的水平;共和国几代工程机械人的奋斗,集聚了许多技术和人才,一起打包卖掉,装备业的前途在哪?再建一个徐工又要花多少年?难道我们要想靠外国人来为我们的现代化提供装备?帮中国创造先进武器?为中国人集聚先进技术吗?
    三、为了中国消费者的利益,徐工不能被外资收购
    多年来,正是由于工程机械行业的顽强努力和行业拥有的产业优势,许多产品(如推土机、装载机、塔机等)的外国品牌无法进入中国市场,有些产品因中国企业的崛起而被迫退出中国市场(如砼工机械),中国用户因而享受到了低廉优质的产品和服务。砼工机械如果没有三一等中国企业的产品,中国用户不但要为此付出高出近一倍的价格,而且还不得不承受居高不下的使用成本。
    现在,中国虽然依靠低廉的劳动力成本,拥有了一定外汇储备,但工业强国一直在压我们缩小贸易逆差,企图用他们的高科技产品、高附加值产品来剥夺我们的贸易结余。如果阴谋得逞,中国又将成为全球化的牺牲品!
    尤其应注意的是,国外企业在强攻不能进入我国工程机械市场的情况下,他们采用了“招降”的战术,一直想通过收购,整合中国的工程机械产业,以此来进入和控制工程机械市场。没有想到的是徐工成为了第一个受降者,更莫名其妙地被描述成“曲线救国”!真弄不懂,徐工的经营者为共产党打工没有出路,为何为外资打工倒成了“曲线救国”?
    四、转让价格太低,徐工不能被外资收购
    区区20亿人民币,收购拥有年销售额170亿、两大主导产品占了中国市场份额的50%、资产超过100亿、年增长超过5%、拥有巨大市场前景和品牌优势的徐工,更莫名其妙的是,还被描述成“国企产权交易的标杆”!
    徐工只值20亿,中国有多少个徐工?中国工业值多少?外国人可用多少钱买尽中国的产业?吃亏不要紧,让人笑话中国人愚蠢,此气难受!
    谁卖了徐工,应公示天下!让大家记住他们的名字!历史会对他们的行为作出评价,中国的老百姓有知情权!因为,徐工不是徐州的徐工,不是江苏的徐工,更不是管理者的徐工,徐工是中国的徐工!中国人的徐工!
    
     徐工集团收购案尽管尚未批准、但存在闯关风险、我推测徐工收购推手可能采用如下三种方式闯关:
     2、政府攻关。凯雷是一家有深厚背景的私募基金、熟悉政府攻关并有雄厚资源、而中国的许多决策实际上领导拍板即可、说不定哪一天某个领导大笔一挥、徐工就易主了。
    
    有人在我的博克留言中批评我不懂数学、说凯雷收购徐工明明是3.75亿美元、也就是30亿人民币、而我说是20亿。凯雷收购方案公布以后、国内确有许多媒体纷纷报道凯雷3.75亿美元收购徐工、《财经杂志》:“凯雷徐工成为外资收购新标杆”,《每日经济新闻》:“凭什么质疑凯雷收购徐工”具有代表性。
     我又一次目瞪口呆!不得不佩服方案设计者的精明、一个巧妙的数字游戏居然骗过了专业财经记者、以至不惜为凯雷叫好、真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懂了凯雷的价格游戏。众所周知、凯雷的收购方案是:2.55亿美元收购徐工集团82%的股权,外加对赌方案,如果徐工达到预期经营目标、凯雷分两次向徐工注入1.2亿美元、请注意:此时的徐工已经是凯雷拥有85%股权的徐工、也就是说凯雷是在给自己的公司注资、徐州市政府只分享1.2亿美元的15%、某种意义上、凯雷玩的不过是把自已的钱从右口袋移到左口袋的游戏而已。
     我不明白的是:谁误导了公众?徐工管理层是否是这一方案的精心设计者?是否清楚的向员工和社会说明了收购价格?为什么放任这样的误读流行于市而不予澄清?决策者是否明白其中的奥妙?
    
    一、谎言之一:“曲线救国”
    实在看不懂是如何“曲线救国”的!凯雷作为一个私募基金,既无行业管理经验,也无工程机械技术,更无市场网络,除了2.55亿美元之外,能给徐工的帮助在哪里?至于其它一些不着边际的承诺,根本没有任何约束力!徐工某些人高喊“美元打造品牌”,美元真有如此神力?中国人缺少2.55亿美元吗?如果真是这样,请银行给徐工的人民币贷款改成美元贷款不就行了吗?至于海外上市,更无须凯雷收购!
    二、谎言之二:“国企产权交易新标杆”
    凯雷收购价格在净资产的基础之上溢价70%,被炒作成“国企产权交易的新标杆”,说是卖了个“好”价钱!请问:中国有多少个徐工可卖?徐工只值20亿,中国装备业值多少钱?中国值多少钱?
    中国现行产权交易的价值评估存在严重缺失:只看重实物资产,而不看重无形资产。徐工独占压路机和汽车起重机半壁江山,品牌价值值多少?我说过三一愿以三亿美元收购徐工,现在再加价一亿美元,愿以四亿美元收购徐工。徐工管理层那么崇拜美元,说“美元可以打造徐工品牌”,我们可以和银行沟通,把人民币换成美元收购徐工总可以了吧?!而且,从行业经验、产业整合空间看,三一再不行也总比“门外汉”凯雷强吧!再说,三一毕竟是中国的三一,也不要挖空心思考虑怎么保护民族品牌了。
    徐工并购,能否变成阳光下的交易?!
    三、谎言之三:“毒丸计划”
    “毒丸计划”不知道毒的是谁,徐工是被毒过一次了,与卡特在挖掘机上的项目,吃亏还少呀?中外合作,中国被毒的企业还少吗?可惜徐工某些人乐此不疲!
     其实,凯雷收购徐工,资本运作的艺术家们都知道利益有多大,这也是凯雷痛快接受“毒丸计划”的真正原因,背后是被严重低估的徐工价值!
     徐工管理层的“精明之处”是成功地把矛盾的焦点转移到了防止同行收购上。其实,问题的本质不在这里,而在于一个战略产业发展的主导权和控制权的问题。换个角度谈这个事,请问:如果不是中石油收购美国的石油公司,而是中国银行或者三一收购,美国国会会同意吗?什么保留徐工品牌、什么管理层稳定都没有任何意义,关键是徐工是一个外国公司了!保持台湾名称不变、管理层稳定,美国买台湾,你会同意吗?
    
    凯雷20亿人民币收购徐工集团82%的股权,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和业界震惊!因为徐工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标志性企业,是共和国工程机械行业几十年的成就!徐工身上包含了中国工程机械几代人的心血!徐工被外资收购不是简单的产权交易问题,而是工程机械这一战略产业发展的主导权之争!
    最近,无意之中看到一些报道,让我有话要说。中国经营报《谁享受国退洋进盛宴》一文,将三一热切希望参与徐工改制的愿望描述成一个阴谋:“三一重工准备借合作拖垮徐工,其动机就是让徐工晚改制三年,无奈之下,徐工决定采用招投标方式选择国际投资者”。三一不但梦想未能成真,反而背上了“将徐工逼走海外”的黑锅!
    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其实,三一一开始就明确表达了想参与徐工改制的强烈愿望,董事长梁稳根和我曾专程前往徐州,拜访徐工管理层和当地政府负责人,激情洋溢地说明三一和徐工合作对国家、行业、企业、员工及当地政府的好处。但非常遗憾的是,三一等国内同行被明确排除在合作之外;更令人遗憾的是,拥有强大品牌优势、主导产品市场占有率第一、年收入170亿元的徐工竟然20亿出让!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一收购竟然被炒作成“国企产权出让的新标杆”,说是卖了一个“好”价钱!
    现在我的问题是:全盘接受凯雷方案,并加价30%也就是26亿人民币,三一能否收购徐工?
    三一这样做既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国家。因为,制造业是国家的战略发展产业,而战略发展产业发展的主导权是国家主权!作为行业的一分子,我们不希望国家主权受到伤害!因为,这是一种耻辱!
    
    一、中国的强国梦只能由中国人自己来实现
    发达国家一直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限制武器向中国的出口;“以市场换技术,以项目换技术”的希望落空;中国公司海外收购频频受阻,这些应足以使国人明白一个基本的道理:中国不可能进口一个现代化,更不可能靠别人来帮我们实现强国梦,中国的强国梦只能由中国人自己来实现!
    由于中国拥有自己独特的意识形态、政治制度、文化价值体系,更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在成为世界强国的进程中有自己的全球利益,并毫无疑问将影响世界政治和经济生态,所以,中国是一个与生俱来的政治大国,这是世界对中国“强也怕,弱也怕”、“中国威胁论”不绝于耳的真正原因。西方遏制中国的政策将是一项长期的基本战略。
    二、战略产业发展的主导权是国家主权
    1、什么是战略产业。涉及国家根本竞争力、国家安全、国家战略目标实现,影响国家政治地位的产业,应该都属国家战略产业。
    2、战略产业发展的主导权是国家主权。产业的竞争力是国家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战略产业更是国家竞争力的主要支撑,是国家安全的保证,是实现国家战略的工具,是国家国际政治地位的基础。今天美国的强权地位,在相当程度上得益于先进的制造业基础上的军工产业,得益于无可匹敌的信息产业。这些产业如果由外国人控制,则意味着我们主动放弃了这一产业发展的主导权,意味着这些产业的技术原产地将不在中国,意味着中国将永远失去在这一产业领域拥有世界一流技术的机会,也就意味着中国要成为世界一流强国的梦想永远无法实现,所以,战略产业发展的主导权是国家主权!
    三、战略产业的管理现状令人堪忧
    1、战略产业的主权意识淡漠。
    2、美国重要产业产权的交易成为国会议题,联想电脑被美国国会禁止在美国政府机关使用。我不知道中国有哪个部门在管理战略产业,尤其是这些产业标志性企业的产权交易?有没有清晰的战略产业界定?
    3、对美元变态崇拜,引进外资在某些政府官员中拥有“神主”的地位,战略产业受到美元的侵害。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龙头企业――徐工集团的改制,在经营层的强力主导下,明确排斥“内资”,被海外资本低成本收购,便是典型案例。美国工程机械企业大多承担大量军工产品的制造任务,中国人想看都没有门;而我们却拱手相让,令行业寒心!徐工是共和国工程机械行业几十年的成就!
    4、国外公关公司、院外游说集团十分厉害,中国行政权力的过分集中和过程的不透明,增加了产业保护的难度和风险,往往少数几个人就可以在办公室决定中国的产业政策。
    5、行业管理太弱,行业协会无法承担行业管理职能,加剧了行业的无秩序状态。
    6、由于国企经营业绩不好,国家抓大放小,许多大中型企业层层下放,许多原来的部属企业、行业龙头企业下放到了县、区一级,此类情况,东北地区尤为突出。由于县、区一级更缺乏战略意识,战略产业的管理几乎失控,许多企业的产权交易不是靠体制在管理,而是靠有识之士的个人行为在管理。
    我在这里提出“战略产业发展的主导权是国家主权”的概念,目的是想唤起大家的产业保护意识,因为:
    卖什么都可以,但“卖国”不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8 + seven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