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中的性感
  “性感”的山水
  
  《山鬼》
  再看这幅油画《山鬼》,见过一次之后,你绝不会与他的其他作品混淆,因为它是独一无二的。徐悲鸿的《山鬼》是"东方维纳斯",“裸女”“猛虎”与“道德自觉”融合在一起,他所画《山鬼》,取材于屈原《九歌》中的《山鬼》章,描写人神相恋,山中女神等待爱人不来而忧伤归去的情景。《山鬼》画作可见徐悲鸿深厚的写实功力,解剖和透视关系,表达丝毫不爽。他主要突出对山林女神优美形象和内在心理活动的描绘,表现山鬼的幽怨情态。山鬼骑着赤豹出现,披着薜荔,戴着女罗,隐约透视出心中的失落和幽怨。这也是现代画家第一次绘制“骑豹”意象图。《山鬼》的独一无二是因为它的主题(山鬼-裸女-情欲)、背景(山间-藤蔓-环境)和意境(欲望-本能-权利)既是历史(经过古今中外世世代代的人类个体所实证)的又是逻辑(籍由世间生物遗传繁殖的个案惯例所演绎)的,它的具象既是对抗的(怀春的少女对抗顽劣的猛兽)又是融合的(原始的强劲承载奔涌的情欲)。同时作为大师(擅长画马)的丹青之作即视觉艺术,《山鬼》以强劲的深褐色(老虎)对抗柔嫩的粉红色(少女),以明艳的翠绿色(植被)对抗坚硬的黑灰色(垂岩),以青春的欲望对抗山野的寂寥。重新审视“山鬼”的两个主角:“山鬼”与老虎/裸女与野兽。作为画马名家,徐悲鸿笔下的老虎别有风姿,而且可以称得上是无可挑剔(比例、动作、线条、神态)。而那裸女最引人注目的是其性感的上半身(少女的朗秀面庞、少妇的性感丰满乳峰、女人的温柔嫩肤),右侧的端庄面庞经由丰满脖颈过度到左侧的胸腹。这上半生的造型是中外人物画尤其是裸体画的一般程式常见规则,画家对于这一价值的遵从挽救了这幅画的生命力。这样的情状下(平淡自如、毫不掩饰、撩人情欲)经由她的裸体呈现而完成了他的性隐喻性意象。这一处理让我们不得不再次惊叹于徐悲鸿不凡的创造力。从意象来讲,因为已经驾驭了难以驯服的原始欲望(眼神桀骜的俊美壮虎),因此已经完成了雄性欲望(棕虎)与雌性性欲(裸女)之间烈火般的接触融合,他们正一起开始新的穿越,向下一个欲望的顶峰挺进。《山鬼》不是叙事的淋漓渲染,而是情境的瞬间表达。让怀春少女冠名为《山鬼》,画家经由对自己所在时代社会价值的遵从,完成了中国禁欲主义时代的黄昏祭奠,同时他已经完成了华丽转身,让其/裸体/美女/欲望驾虎驭风、融合激荡,奔向明天/人性/自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ne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