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日本天皇就是徐福,江苏省赣榆县人氏.因此天皇姓徐.
  一、徐福的来历:
  孙膑、庞涓主修兵法,兼通武术、奇门八卦。他们耍的时代,大概在秦始皇曾祖父秦孝公的时代。张仪、苏秦主修纵横术(游说、外交)。他们出山略在秦惠王时代和秦始皇的曾祖父秦昭王时代、秦始皇祖父孝文王只1年就死了。毛遂、徐福是鬼谷子先生再传弟子。毛遂耍的时代在秦始皇父亲庄襄王时代(吕不韦掌权),曾毛遂自荐在楚魏王会盟时劫持过楚王。徐福学辟谷、气功、修仙,兼通武术。他出山的时候,是秦始皇登基前后,李斯耍的时代。鬼谷子先生这些徒弟出山时间大约从公元前280年到公元前230年,前后跨度达四五十年。
  史传徐福事迹如下:徐福,即徐市,字君房,齐地琅琊(今江苏赣榆)人,秦著名方士。他博学多才,通晓医学、天文、航海等知识,且同情百姓,乐于助人,故在沿海一带民众中名望颇高。
  9年以后(前210年),秦始皇再次东巡又找来徐福,徐福怕秦始皇怪罪,诈称海中的大鲛鱼十分厉害,船只难以靠近仙山取药,须派善射者同去,射杀鲛鱼,才能上岸求药。泰始皇再次派徐福携带童男童女以及百工巧匠技师、武士、射手500多人,装带五谷种子、粮食、器皿、淡水等,入海去仙山求药。徐福东渡没有获得“不老药”,却在熊野浦登陆后,发现了“平原广泽”(即日本九洲)。长生不死之药没找到,返回恐遭杀身之祸,便长居于此,不再复返。徐福等人在九洲岛等地向日本土著民族传播农耕知识和捕鱼、锻冶、制盐等技术,还教给日本人民医疗技术等秦朝先进文化,促进了社会发展,深受日本人民敬重。日本尊徐福为“司农耕神”和“医药神”。和歌山县、佐贺县、广岛县、爱知县、秋田县、富士山地区都有徐福活动的遗迹。佐贺、新宫等地神社都把徐福作为神来大会奉祀,每年都要举行声势浩大的祭祀活动。为了弘扬徐福精神,中国、日本成立了全国徐福会,连云港、龙口、胶南、沧州、苏州、慈溪和新宫、佐贺、大阪、富士吉田、鹿儿岛、东京等地也都成立了徐福会。近几年,有关徐福论著和文艺作品不断出版,有关徐福的剧目亦搬上了舞台。
  
  1987年我访问过新宫,因为我非常想看着徐福登岸的地方。新宫城位于和歌山县。我会见了新宫市市长,巧的是他本人也对徐福很感兴趣。他带我到徐福登岸的地方,这是一片美丽的海岸,有一座红色的神社,周围平静而安宁。我们找到了据说就是徐福发现的、使人长生不老的仙药的踪迹。市长解释说,这些草药是补肾治病的;一般肾比较强健的人,寿命自然会长一些吧!市长还带我参观了立在城市附近的徐福墓碑,这是一块用中文记录着徐福如何到日本寻找长生不老药,以及为什么在日本定居下来的故事的石碑。
  墓碑立于1834年,碑上“徐福之墓碑”5个字出自一位高丽书法家的手笔,上面的诗歌则是一位日本汉学家写的。
  
  
  
  
  
  
  
  
  所记载的那样。根据这些编年史,日本的第一个皇帝神武天皇是于公元前660年登基的。但是直到8世纪初,还没有哪一部编年史所记载的历史完全可信,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两部历史性著作都是用古代汉语写成的。
  
  
  钣野在谈到日本在亚洲和东南亚的暴行时一再道歉,他为日本犯下这么多灭绝人性的罪行而感到羞耻。钣野认为,秦朝时,徐福一定是齐国一位以研究延长寿命的丹药而闻名的杰出首领。秦始皇想除去徐福,因为徐福对他已构成威胁。他派徐福去寻找长生药,而他当然知道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徐福知道如果自己再回中国,一定会被秦始皇处死,这就是他不肯返回中国的原因。
  钣野说,徐福带来了当时中国人知识和智慧之大成,其中包括道教。他认为,徐福才是日本神道教的真正创始人。战国时期,齐国严格信守宗教,每个去道观的人都得先进行斋戒,那里有专门的房间供人们斋戒,净化灵魂。直到今天,在每个神社中都保留着这样的房间,供参拜者斋戒,这样的房间被称为“齐室”“齐”即源于徐福的家乡齐国。
  我有些怀疑钣野的说法,于是在我到每个县访问时,都要参观神社,看看是否真像钣野所说的那样。我参观神社时,总会提出同样的问题:“这里有没有一个齐室,供参拜者斋戒?”穿着飘飘然白色长袍的神社侍者常常是一脸惊讶地瞪着我,大概从来就没有人问过这种问题。他们的回答总是“当然,是有这样一个齐室,每个到神社来参拜的人都得先在齐室斋戒”。我问他们是否知道齐室的起源,他们显然不知道。看来钣野的论断很有道理。
  钣野的研究还得出许多出人意料的结论。他说徐福和他留在日本的随员繁衍了成千上万的后世子孙,只要是茶褐色眼珠的日本人,就肯定是齐部落(即徐福所属的部落)的后裔。这些日本人中许多人都姓斋藤,汉语中的意思就是齐。他说孔子和老子都与齐有渊源。徐福随员的后裔有不同的姓氏,他们中的许多人姓秦,这是秦王朝的国名。在山口郡,1300年前曾建立过一个秦王国。隋朝皇帝派遣的使节从日本回来后告诉他,山口郡的人与他们有同样的面孔、风俗和生活方式,就像是从中国去的,他们都是徐福使节的后裔。
  据钣野的估计,至少有30%的日本人有中国血统,是徐福随行人员的后裔。
  钣野说:“如果日本人知道我们与中国人像同胞兄弟一般有同样的血缘关系,在第二次大战中,就不会在中国的城市里犯下这样的罪行。我们很可能从来也不会想到要侵略中国了。”他还说:“我从未去过中国,因为我为在第二次大战中我们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感到无地自容。在访问中国前我必须克服这种感觉。”
  钣野说日本人是神之子的论调是危险的,如果日本继续相信这种神话,历史很可能重演。因此,他打算写一本书,让日本人彻底明白他们的起源。
  在日本,守得最紧的“秘密”是祖先的坟墓。未得到皇族的允许,没有人会想到去碰这些坟墓,更不用说为研究的目的而挖掘这些坟墓了。如果日本允许发掘他们祖先的坟墓并进行研究,那么日本的历史也许就不得不重写。如果他们发现祖先实际上是中国人或高丽人,他们会怎么办?我想,这要比不顾史实而沉醉
  四、日本前首相羽田孜曾公开承认是中国秦始皇的后裔
  其实很多日本人以前有中国姓,和韩国一样
  1994年4月当选的日本首相羽田孜上任前,公开承认他是中国第一个皇帝秦始皇的后裔。这使包括日本人在内的许多人十分震惊。他说他的祖先姓秦,在200年前才改为“羽田”,在日语中,秦字与羽田发音相同。他是率领3000童男童女从中国到日本的徐福的一个随员的后代。换句话说,这位首相承认自己具有中国血统。
  中新社连云港五月十八日电(林霆任云云)“徐福子孙墓坐落在神奈县的庙善寺内,当我发现时,我确信有着二千二百年历史的徐福东渡真的来到日本。”神奈川县日中友好协会、神奈川徐福友好协会的田岛孝子女士在此间如是说。
    日前,日本神奈川县日中友好协会、神奈川徐福友好协会一行四人,来到连云港电视台,向徐福的故乡――连云港市民通报了他们最新发现的徐福子孙墓有关情况。该墓坐落在神奈川的庙善寺,在福冈家世代墓的左侧。墓文经过专家考证,大意是,他的祖先是秦朝的徐福,之所以以福冈为姓,是由于取徐福的“福”字,由此可以了解到祖先的故地,我们子孙一定要永远记住而不能忘记。
    传说中的徐福出生于连云港市M榆县金山,为中国有史料记载的东渡扶桑第一人。早在二千二百多年前,徐福奉秦始皇之命,率三千童男童女东渡。人们普遍认为:徐福把前秦时期的稻作农耕、锻冶纺织、古典文字等先秦文明传到了日本列岛。
    日本前首相羽田先生曾于二○○二年专程去过徐福故乡―连云港赣榆徐福村祭奠,他多次表示,羽田家族之根来自中国,祖先是徐福。
    日中友好协会事务局长河野通广先生还专程向连云港徐福研究会副会长张良群先生赠送了日本的碟片――《徐福故乡的后代》。在日本为了缅怀徐福,日本南起鹿儿岛、北至青森县,先后兴建了六尊徐福雕像。日本徐福遗迹相关地区,也纷纷兴建徐福长寿馆、徐福文库、徐福资料馆,在日本佐贺市每年都要举行盛大的纪念活动。
    据专家介绍,以前日本的徐福热主要集中在九州的佐贺、本州的太平洋沿岸新宫、熊野、富士吉田一带,近年也扩大到北海道、青森县小泊村、京都府伊根町等地。此次徐福子孙墓在日发现,更是引起各国学者和媒体的浓厚兴趣。
  
  
     日本的早期史更是如此,模糊不清;後来考据的有,凭传说和捏造的也有。中国的唐代初期,日本始有完备的文字,遂结束了“古坟时代”。顾名思义,那些早期史和传说中的人物仅靠古坟的考据和发掘,才得以构筑或加证实。在古坟时代前,被称为“弥生”(Yayoi),再早为“绳文”(Jyomon)亦称作“土器时代”。
     神武之前,日本尚在土器时代,其泥制物具有绳状的花纹,故命为绳文时代。那时,人民请注意文明用语独木舟出海,过著原始的渔猎生活。神武时代始有“舳舻”之舟师,应为齐人徐福渡海之船只,或者为其所带“百工”就地取材所造的船只。
     神武以後,弥生时代的陶器,与1950年代在山东半岛出土的式样和花纹十分相似。近代,日本考古人员频在濑户内海一带,发现许多古墓,其中殉葬品,也多类似战国时代中国的铜器和陶器。
  
     新宫市原有徐福庙,中日战时为风灾所毁,迄未重建。又熊野郡为日本历代捕鲸的中心,郡属有太地町,原名秦町,此足证明当年来此避秦的中国人,曾在此定居。本地有捕鲸馆,陈列著古时的捕鲸图,用具,标本,遗物等等,又有“古速玉神社”,也陈列著秦代的捕鲸图,并抄写史记“秦始皇本纪”中的一段“…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鲛鱼所苦,故不得至,愿请善射与俱,见则以速弩射之…”。
     日本古有新撰姓氏录,说明来自齐国之人有十五六族(姓氏),其中“徐氏最众,京畿一带多”。所说的“京畿”之区可能是奈良或京都,不是东京。
     日本民族自称“大和”(Yamato)。史前有虾夷(Emishi)族,自北海道南下,为出云(Izumo)族所阻。
  徐福为何未将中国文字带到日本,使之普及?
     新宫县北徐福墓所在的蓬莱山,与山东蓬莱之命名,孰先孰後?
     之罘,又写作芝罘,今之烟台,地处蓬莱东方约六十公里。市北有山伸入海曰:之罘,有沙漠狭地与市相联。秦始皇曾三巡之罘,於徐福出海的次年,作第二次游,并刻石於彼:“维二十九年,皇帝春游,览省远方,逮于海隅。…”
     烟台之得名於明戚继光在此练兵,建“奇山千户所”(可惜石城於五十年代被拆),三面山巅上设烽火台。戚继光父子,亦在登州筑水城,练水师,防北方的契丹人自辽东入侵,应为中国早期的水师之一。迄今城内有戚家牌坊为证。此地城北有绝壁,名叫丹崖(或作断崖),上有宋代庙宇,相传“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即发生此处。苏东坡任知府时题诗一首,刻碑於此,迄今尚在。山上可偶见“海市蜃楼”,近年至少发生三次:1979年五月三十一日,1980年七月十日以及1990年的一次(日期不详),此自然现象自古即有,因此益增蓬莱的神秘性。
  神武天皇是传说,徐福东渡日本则据正史。
  神武有“男军,女军”与徐福所“发童男女千人入海”之事吻合。
     综上各项作比较,虽不敢肯定神武即徐福,今大胆姑作假设。
    倘事实果属如此,为何日本史学家,迄今不敢公开承认这位开天辟地“万世一系”的开国之君,原来是来自中国的齐人徐福?
  虽然日本考古学家多年来极力争取开放日本古代天皇古坟,但是宫内厅一直坚称皇室古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禁地。最新曝光的秘密文件却显示,其实宫内厅多年来都错认古坟,但是却羞于承认错误,有专家更声称,皇室古坟可能埋藏着不可告人的惊天秘密,就是早期的日皇可能是中国人或韩国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1 + s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