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案三周年:“交易之王”的多面人生
  来源:掌握直播间

  宁波解放南路是一条神奇的马路,从解放桥北往南,到中山路后延伸为解放南路,再往南一路砍成数段,到长春路只剩下一条数百米的街道。

  解放南路不缺资本财富故事,老宁波都说那地方风水汹涌,四路一桥交汇处,是起事的好地方。
  名震中国资本市场的解放南路敢死队,就分列在相邻的银河证券和天一证券两个营业部。在徐翔成为涨停板敢死队一哥如日中天的2004年,一位身材高大的温州籍俊男,站在与天一证券营业部遥遥相望几百米的中宁大厦18楼,望了一眼滔滔奔流的奉化江,把一张保险营业执照郑重地摆出,从此在资本市场开挂狂奔。
  这不是温州大佬第一次来宁波掘金。1995年2月,另外一位温州籍黄姓男子悄悄地来到中经开长春路营业部,开户建好“327国债”期货多头巨单。数天之后,他掘走两个多王首富的“小目标”悄然离开。
  那是资本市场黑庄横行的年代,与股市相对温和相比,期货市场才是大佬们厮杀的战场。海南橡胶、苏州三夹板,每次期货交割背后都是惊心动魄的血淋淋故事。在霸蛮的庄家面前,期货交易所更像是和事佬,多空双方的谈判就像香港黑帮电影的现实版。
  跛豪还说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若干年后,徐翔从宁波到上海,再到北京的金融街;温州俊男从中宁大厦直到长安街,资产规模过万亿。
  十年后草根与权贵殊途同归,徐翔和温州俊男都站在被告席上。一哥保持风度,镇定自若――无非百亿财富灰飞烟灭,温州俊男只剩下痛哭流涕……
  2

  旁边人回忆,成为市场明星的徐翔一直保持普通人的生活习惯,财富在他身上似乎只是一个数字,除了在营业部4楼炒股以外,徐翔几乎没有个人生活。

  在徐翔案发后,外界对他的资产才有一点清晰的了解,这些资产的复杂让专业人士也头疼。
  在徐翔案判决时,徐翔和其家族成员总共大概有250多亿的资产,其中既有徐翔和应莹夫妻共同的资产,还有在徐翔母亲和父亲名下的资产。从资产的性质说,除了现金以外,有家族成员和私募基金泽熙持有的股份,也有徐翔母亲和父亲持有的上市公司。
  从判决书看,至少推理出在2013年徐翔从事违法行为之前,至少已有资产100多亿。
  一些朋友曾把账号给徐翔做代客理财,案发后全部遭到查封,还在服刑的徐翔十分内疚,带话出来都是歉意。
  其妻子应莹多次到青岛中院要求甄别资产,但进展缓慢。如今徐翔刑期过半,资产能否公平快速处理,也是家属的殷切希望。
  案发后,身边朋友才发现,徐翔在海外没有任何资产布局和现金留存,全部身家都在A股起起伏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ve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