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泸州,你会发现,1元钱面值的钞票原来是那么有用。花1元钱,可以买两个猪儿耙、三块白糕、乘公交车环城一圈、或者在东门口喝一天茶。有个大娘端个脸盆卖5角钱一串的酒米糖葫芦,竟还有6种不同口味。
    大都市的人们避大街惟恐不及,从一个盒子出来后,以最快的速度乘坐上一个移动的盒子,前往另一个盒子;而泸州人是那么热爱大街,那么喜欢把自己撂到开敞的大街上。
    在《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的笔下,泸州,这座四川西南部的地级城市,是如此的慵懒和幸福,人性的自在袒露,人与人之间不设防的状态,如同我们早已遗忘的悠悠小诗和风土画册。
    生活在酒城的人们,也许会羡慕大都市的繁华富庶,却不知道我们享有都市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生活情调――微醺、慵懒、沉醉。在百年老窖的香熏中生活,在长沱江水的涛声中入梦,泸州山美水秀,人杰地灵。《泸州印象》将从泸州人的视野和外地人的眼中,细致描绘泸州的轮廓。
    有两千年历史的泸州,是一座自然环境优美、文化积淀深厚的城市。2005年末,泸州成功晋级,成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2006年初春,泸州游人如织,我们从吃、喝、玩、住、行、游等方面,历数生在泸州的许多好处,力求从泸州人的角度,描绘出一个完整的泸州印象.....
    泸州拥有外地人最不可能的模仿和引进的美味享受――在鱼船上吃江河鱼,于是到长江边渔船上吃鱼成为不少外地人到泸州的必修功课。
    泸州是中国最北端的“南国风景线”,可以吃到典型的岭南水果――荔枝和桂圆,杨贵妃是否吃的是泸州荔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每年最后一颗新鲜荔枝和桂圆都是让泸州人给吃掉的。
    泸州的小吃和特色菜肴看起来更符合北方人的口味:黄粑、猪儿粑、伦教糕以及荤豆花、酸菜豆花,都不以川味的麻辣取胜,质朴而个性突出,一如泸州人的性格。
    泸州很多小饭馆炒的菜比大饭店还好吃,找这样一家馆子并不难,坐下点一份回锅肉就知道好坏。
    泸州的街边零食“豆腐鱼”不用吆喝,不用做广告,满街的香辣味就会把人吸过去。
    泸州好客,但请人“吃饭”往往不是真的,你根本没有吃饭的机会,喝酒才是真的。
    在泸州人的餐桌上,一顿就可以吃到古今中外各种酒,从泸州老窖到郎酒到啤酒到葡萄酒,作为酒城人,泸州人在酒文化上包容性很强,不排外,曾经流行在白酒中加红牛饮料便是明证。
    泸州酒文化崇尚酒仙、酒神,反对酒鬼
    泸州也有兵马俑,而且在溶洞里――古蔺郎酒贮存在天然的天宝洞、地宝洞中,无数酒坛方阵构成了独特的“酒中兵马俑”,气势壮观。
    做一个泸州人其实挺惬意的,不用烧煤气罐,呼吸有天然氧吧,傍长、沱两江,也没有缺水的担忧……
    泸州的家庭很早就开始使用天然气作燃料,泸州城的汽车也是采用压缩天然气,清洁燃料让泸州的空气质量很适合人生活。
    有张坝桂圆林这个天然“氧吧”,泸州人享福也不难。
    泸州人要怀旧很容易,像枇杷沟、宝莲街这样风韵犹存的老街很多。
    在泸州接受高质量的教育并不难,除了城区、各县城的重点中小学外,即使在不少乡镇也有名气很大、水平很高的学校,比如泸县的那些中学。
    泸州人早晨上班能搭乘全省最好的公交车,车厢宽敞明亮,而且时常有空着的软皮座位,不用像铁道游击队员那样拿爬火车的技巧来抢登公交车。
    泸州的士车很多,打的非常方便,的哥非常文明,服务态度一流,很难见到他们出口成“脏”。而且眼睛特别尖,在街上用手梳一下头都会引得几辆的士“注目”。
    泸州人发展了公路超长客运的交通方式――用汽车把旅客运送到几千公里以外,历时几天几夜。对上千万的打工者而言,泸州成了他们梦想开始的地方和衣锦还乡的见证。
    无论从成都还是重庆到泸州,泸隆高速公路的开阔都让人眼前一亮,比起小气的成渝高速,让驾车人和旅客一进入泸州就有个好心情。
    泸州的街道高低起伏,让泸州没有成群结队自行车的烦恼。当然,拥有一辆自行车也不错,至少在城市里骑得很悠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7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