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惠市检察院刑讯逼供非法取证
  我叫李本华,是原德惠市保障住房办公室主任,因原德惠市委书记的误会,对我进行打击报复,我于2012年5月14日被德惠检察院非法拘禁,德惠市检察院为了完成市委书记的“任务”,为了满足市委书记的需求,制造假案、冤案,两年多,一审、二审共开了9次庭,你看了我的材料你就知道我是被冤枉的。
  我脸上伤痕形成的原因要有司法部门的机体损伤鉴定报告,要有2012年5月14日――6月5日的所有笔录及全程同步录像,才能排除非法证据,否则不能排除非法证据。
  证据如下:
  时间 被讯问人 笔录页数 字数
  时间 被讯问人 讯问内容
  说明8:18的讯问笔录是在20分钟内完成的,该讯问笔录有近3700字,不用说讯问并记录,即使用专业的打字员照稿打也无法完成,明显讯问笔录及录音、录像资料是假的,是非法取得。笔录是办案人事先写好的,我签的字,笔录和影像资料并不是同步的。
  3、在检察院关押长达11天,为什么只有伤后的笔录,没有伤前的笔录?
  5、
  2012.5.30 9:30 德惠市人民检察院办案小区 季春辉 常凤云

  6、我入看守所时的健康检查记录有具体的血压是190毫米汞柱,而检察院提供给法院的健康检查记录没有具体的血压数,这份健康检查记录不是真实的。
  伤后没有委托鉴定机构做肌体损伤鉴定,以证明伤痕形成的原因,却用在医院门诊的病历证明就医,这无法证明是摔伤的。就不能排除检察院非法取证。
  1、笔录不是我真实意思表示与事实不符
  (2)2012年5月24日14时笔录,第3页第5行:问装修宾馆用了多少钱?答:装修花了36万多元,评估报告中的装修费用是58万多元,折旧后是36万多元。
  (4)2012年5月24日14时笔录,第7页下数第3行:我告诉李泓尚和王保伟只要是拍卖价不超过150万元就可以。当时李泓尚在深圳上班,根本就没回来。与事实不符。
  2、笔录存在雷同现象
  2013年7月19日姬书奇与2013年7月20日门井友笔录有雷同。
  3、笔录存在虚假
  答:不是真实的……房产公司房屋应该是一年一签。
  三、检察院拘押证人,利用威胁、引诱等非法手段取证
  2、李有恩一审开庭当庭证言证实检察院诱供、骗供。让他照着李本华和孙殿军的笔录说的,庭审笔录有记载。
  虚假证言,反映了检察院取证的方法存在问题 是非法取证
  德惠市检察院指定德惠市价格认证中心为好再来宾馆进行作价,以此来认定我贪污。
  2、把一期的房屋按二期房屋的价格来作价。
  这样既扩大面积又抬高了价格,此报告不具有客观真实性。一审的庭审笔录有记载。
  1、我的辩护人均提出我的庭前供述不具有合法性,法庭调查时也提供了相关线索和证据,检察院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供述合法。
  3、卷宗笔录不符合事实,与其它证据矛盾,我已向法庭提33份书证,证明检察院指控的犯罪事实不成立。
  1、好再来宾馆是在德惠政务大厅公开拍卖,有市委、城建局、纪检委、检察院等单位领导的监督下,经过16轮的竞拍而成交的。拍卖时我所在房产公司已经改制,不再是法人,不具有管理权。其次财政局和城建局是评估、拍卖的委托单位,财物方面,拍卖公司与财政局直接交接,不存在我主管、管理、领导公共财物的权力及方便条件。再次在申报瑕疵竞拍过程中,我并非以公职身份出现,而且民事主体身份参与该过程,故房屋拍卖不构成贪污罪。
  我也不是糊涂人,如果我真的犯罪,我愿意服法,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今天我被诬陷,如果只看检察院的笔录和证人证言,不看我提供的证据,我没罪也得有罪,我就得屈死冤死,我希望在你的监督和督促下辨识证据,给我一个公正判决,还我公道。如果判我有罪的话,我会将给我做假证、伪证、诬陷、陷害我的人和评估机构告上法庭,我要找国家司法机关和国家督查组和新闻媒体及各个网络,后半生我要用法律和证据打赢这场官司,就是打到联合国,我也要把诬陷和陷害我的人,还有评估机构告进监狱,还我清白,我相信您是公正的。

  李本华
  

  起始原因是因为我家在德惠市铁南种畜场内有一供热站是2009年9月为廉租供热建的2009年8月份,前任市委书记祝永安和副市长王涛亲临现场视察租房建设时廉租房马上要竣工了,供热站还没有建,在现场祝永安说,没有供热站房子分给低保户怎么供热,视查结束后回宾馆三楼会议室召开会议,责成建设局马上找个施工队把供热站在供热前建起来,因为廉租房是民生工程,年年在建,供热站的土地要大一点留着,谁建都可以,谁建立项就是谁的,政府不能出钱建,主要是怕低保户住进去不交供热费,会后建设局局长找我说,你马上找个施工队,把供热站建起来,时间紧,我怕耽误供热,我就把有开发20多年经验的我表弟找来了,他说现在我手没有这么多现钱,全押在工程上了,我说你建吧,我贷款,就在当年供热前把供热站建起来了,当时市里和建设局相当满意,给我一顿表扬,建完后我按政府审批的,我把土地使用证办完了,工商执照也办完了。
  办案单位:德惠纪检委:赵书记、李德永、王宗伍、吴红、姓邢的、姓刘的
  看着我的人:姓秦等四人
  证人名单:我2012年5月14日被拘禁后,德惠检察院找28个证人
  从2012年5月14日至2012年5月24日办我此案人员合计27人,找28个证人给我做证,在我被非法拘禁两年多,下四次起诉,一次也没来看守所取我的笔录和下告知,现在已经开10次庭了,我上诉后中法给我发回二次重审,第一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第二次以事实不清,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
  2012年5月20日上午德惠找长春检察院宽城区李云松科长找来了,当天下午4点宽城区检察来三个人,一个开车的,两个打手,在德惠检察院审讯室斜对过屋里有一个人用拳头打我一顿,后来给我带上车,车是兰色子弹头没挂牌子,上车把我手扣上了,头用黑布口袋蒙上了,带到宽城区检察院地下室,硬让我交待贪污受贿的事,我说没有,那长的像小沈阳保镖王金龙一样的人,让我把衣服脱光扣在椅子上,折磨到半夜12点左右,把我的眼睛打出水肿了,牙被打活动两颗,李云松过来问他交不交待,他们说他不写也不交待,后来他们说没人看着你,让德惠检察院把你接回去,在12点多他们把我送到高速路口亚泰大街北出口德惠检察院李树义、刘兴录、姓季的,接到德惠是半夜1点多,给我送到审讯室用两个人看着我,第二天早上检察院的朱庆久看我的眼睛打出水肿了,告诉看着我的两个人说任何人不准见我,到中午下班后,他们把审讯室的门开着,看着我的两个人剩一个人在那低着头,也不管我了,每天我让厕所都前面一个人,后面一个人看着我,我一看没人管,我就走出审讯室到西十道街转盘时,我看看着我那两个人过来了,我到对过保健院进楼里看后,一楼窗户开着,我迈过去了,随后看着我的姓秦的也迈过去了,给我打倒在地,拳打脚踢,把我的脸踢坏了,满脸是血,他说你要是说你脸是我打的,以后我天天打你,后来把我带回检察院,他们领导在走廊说怎么往脸上打,这怎么办,赶紧找120把他送医院去,不能用单位的车,影响不好,当时我听他给陈院长打电话让他给找的车。要往看守所送我的时候,他们事先打好一份材料里写说我想不开,不知道多长时间这个调查能结束,说上厕所跑的,先说是跑的时候摔的,又说是跳楼摔的,说手先着地,我手为什么没摔坏,他们纯属此地无银三百两,这份笔录让我看好几遍才录音录像的,录完后硬让我签字,我不签怕他们在打我,我想问,我有多大的事值得 跳楼自杀,说我上厕所跑的,他们楼里就有厕所,检察院就是五楼,当时他们的楼道窗户二楼以上都开着我想跳楼也得在他们那里跳,我去别的地方跳楼你们说可能吗?原来没被长春宽城区检察院打坏的时候,在审讯室里扣在椅子上,上厕所都前面一个人,后面一个人看着我,为什么现在不那么看着我了,你们说这不是袒护宽城区检察院打我的人,故意设的圈套让我走的,在审讯我时,德惠检察院副院长朱庆久说张书记每天都在过问你的案子进展情况,你说这10多天没让你睡觉,我不也没回家睡觉吗,要不你用看着你的人手机半夜往我办公室里打个电话,看我在没在办公室里,你多少交待点,你不交待你也回不去家,就是你一点罪没有我也照样把你送进监狱,李本华你信不信,后来也指使办案人徐林祥修改笔录,我以下举两个修改笔录的例子:
  我举这两个例子足以证明笔录是办案人修改的,我1984年毕业以后就在机关上班,我早就知道职务犯罪反脏不反罪,我能在审讯期间把我媳妇名下的车交给检察机关抵顶赃款吗?那我不就自己先把我自己定上罪了吗。
  2012年5月14日检察院把我从丁局长办公室带走时我身体没有任何伤,2012年5月24日检察院把我送入看守所时我满脸是伤,有以下证据:
  2、血压高达190以上,有看守所入所体检为证,韩法医用仪器测的。
  4、从照片上看,脸上突出的部位没有伤痕,而在眼角眼穿处鼻孔下方凹陷处等有明显伤痕,如果是跳楼摔的,脸上突出部位为什么没有伤,这伤显然不是摔的,是办案人员打的。
  德惠检察院非法拘禁证人给我做证人员如下:
  2、法庭传德惠市价格认证中心姓苗的估价员到庭供述的笔录,在庭上说检察院委托他们给好再来宾馆进行评估拍卖过去两年的房屋进行评估,也没说是涉案房屋,也没说以前评过估,用房屋交易所提供的宗地图到现场也没实地测量就出了报告,当时面积差多少我们也不清楚是检察院让我们这样做的,评估的一楼楼梯间面积是46.56平方米的结论书,实际在拍卖前有两家评估机构测量一楼楼梯间的面积是4.68平方米拍卖档案上楼楼梯面积是4.68平方米,多出面积41.88平方米×按4614元每平方米=193234.32元,算我贪污,庭审笔录书记员没按姓苗的供述说的打字,笔录不让我看让我拿到看守所,我签完字后法警来取走的,有的地方应该打的字,书记是也没按证人说的打,后来我没办法就签字了,开庭时我家来65人都可以证明,笔录当时不让我看,让我拿到看守所签约。
  刘广玉在中法庭审笔录中说非法拘禁他共计7天,在宾馆3天,在检察院4天,给李本华做证,打完笔录不让他看就让他签字,他说他的笔录是假的。
  今天我有充分地证据证明德惠市检察院刑讯逼供,非法取证,串改笔录,德惠市检察院捏造事实办案,制造假案冤案,德惠市法院违法给我做出判决。
  2014年10月20日―20月23日历时三天,第十八届四中全会上讲的检察官、主审法官终身负责制,谁办出冤假错案追究谁的刑事责任和经济责任,不允许政府任何领导指使办案,如果有的话追究其刑事责任。
  2014年10月28日晚间新闻联播,播放中央落实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和 中说,对相互推诿疑难的案件和审判不公的案件,最高法院已经成立巡回审判庭可以到全国各地审判。
  德惠检察院违法办案、法院违法判决,把我非法拘禁关押在看守所两年多,如此冤案谁来负责了。
   、张德江委员长、王岐山中纪委书记他们经常讲中国要依法治国和人权问题,难道吉林省德惠市法院和检察院不归中华人民共和国管吗?为什么我的冤案家人经常上访,已有两年多了,至今没人管,我至今关押在看守所,人权何在,我把以上全部发在网上,我后半生就是打到联合国也要打赢这场官司,还我清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ree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