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下载韶关麻将
   1997年7月11日,“快乐大本营”率先在全国刮起了快乐旋风,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当年那些游戏“火线冲击、心有灵犀、快乐会客室、演技大考验、太阳计划、全能公开赛、快乐小精灵……”十年间《快乐大本营》的冠名也从梦洁、芙蓉王、格力空调、动感地带到今天的伊利优酸乳,开场的“啦啦”歌也被移到了片头,“快乐三人组”也被现在的“快乐家族”代替……
   我还写过信给当时的主持人李砾,她还在节目中念过我的信,并且寄了签名照给我,让我很受感动,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湖南卫视,仿佛离我的生活很近很近。可惜现在的湖南卫视彻底变味了,跟李湘一样从一个多情的少女变成一个恶俗的少妇。最开始认识李湘和何炅是他们巡回签名售书的日子,李湘还只是一个在我们湖南省内有点小名气,梳着两个羊角辫的青涩女生,很胖也不觉得漂亮,一张圆饼脸上肉肉的,而她身边的何炅则瘦得象根排骨,他们看上去正好一肥一瘦鲜明对比,李湘比何炅显高得多,他们签名的时候很平易近人,还问我在哪上学,这让我很喜欢很感动,这就是成名前和成名后的区别,现在人人都说李湘爱耍大牌,想当年她不是这样的,她笑起来很可爱有两个迷人的酒涡可以淹死人,而现在她早已是红遍大江南北的著名主持人,整容也整得满脸横肉一副很凶的样子,我最早知道何炅是大风车里的大拇哥,觉得他很帅很可爱,又听说他是个阿拉伯语的老师更是佩服地五体投地。我把他给我签过名的书摆在房间里最显眼的位置,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棒着看。
   2002年湖南电视台也刚刚搬到湖南长沙金鹰影视文化城广电大厦,我记得一切都很新,还有点残留的装修材料刺鼻的味道,四处还有没有完工的修葺工程仍在继续,那边刚刚开发交通还不方便,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没去过新址,所以绕了个弯兜了几圈才找到。老师还带我们去了一步之遥的世界之窗和海底世界玩,因为这些入选的同学学习都比较拔尖,老师也很喜欢我们,对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因为我们也代表了学校的荣誉。来到湖南卫视门前,立刻被雄伟壮观的景象吸引了,因为刚刚迁来不久,这里管理还比较混乱。不象现在管理这么森严到处都有监控器和保安。我们一大帮人在排练节目,我突然内急,就跟老师说我要上厕所,因为大家都在彩排,老师也走不开,就帮我问了工作人员WC在哪个方向,我就自己去了。只记得好多好多门,我走得稀里湖涂的。上完厕所后我往回走就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那时候维嘉还不出名,只是个外景主持。何炅跟李维嘉勾肩搭背地走进来,两个人抱在了一起,有说有笑,说着地道的长沙话,两个人好象在谈论湖南卫视改制的问题。李维嘉有点埋怨的口吻说自己很担心被湖南卫视K掉,在快乐大本营做得好辛苦,却得不到台里领导的认同。何炅说有我在你放心,湖南卫视跟我做对就是跟你做对,有我的一天就有你维嘉的一天,他们要你走,我也走,反正我在北京混得也不错,你不如跟我过去。但现在做外景主持累是累,只要你多保持出镜率,知名度就打开了,名气就高了,到时候转了正谁还敢拿你怎么样?你是我弄进来的,没人敢动你!湖南卫视现在是打拼起家的时候,以后我们就都是元老,你现在先忍着,我会帮你找机会多出镜,有的是机会。然后何炅一把把李维嘉从后面抱住要去剥他的裤子,皮带都解开了,我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这时李维嘉推了推说,等一下回你家再搞吧,节目要开始了,何炅说想死偶达,好不容易从北京飞回来见上一面。他们就开始亲吻起来,两个男人在一起断背,我真是看到都想吐了,何况是我曾经多么热爱崇拜的何老师。我的内心一片空白!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闷闷不乐,班主任是一直喜欢我的,也很关照我,她还给我家里打了电话,说我今天情绪有点异常,要我父母注意一下。这是我一生最难忘的经历,我没有说一句谎话。从此以后我变得沉默内向了,我始终不敢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一幕,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好肮脏,世上的人好虚伪,我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嫉世骇俗,我不再看快乐大本营也不再看湖南卫视,就觉得是一群小丑在那里玩些滑稽逗人的游戏,我把何炅签过名的书撕了,我把我收藏过的所有他的宣传画全烧了,我从内心厌恶他鄙视他!
   湖南卫视就是一个炮制恶俗的肿瘤子宫,为了收视率全国居高的虚名不择手段,什么样的地方就养育什么样的人,圈内的人都知道何炅是同性恋1号,而李维嘉就是何炅一手提携带进湖南卫视的。在我们湖南,没有人不知道何炅是同性恋的,另外一个绯闻女王就是看上去文静的仇晓,因为上次录节目没有碰到她,我不会说她什么。但是我经历过的事是真实的,而且可以用人头担保。现在好多传闻出来,有句话叫无风不起浪,坏事传千里,好事不出门。我一直没有说出这件事,虽然我曾经在以前的文章中点到过,但是我还是没有写。今天我就来告诉你们,何炅是一个多么虚伪的人吧,也许你无法想象,但这就是事实。你看他平时就是一个兰花指,奶油腔,三十三岁的大男人还象个女生。那时我们湖南人说《快乐大本营》,评价就是,三个女人一台戏。
   十年了,大本营依旧叫嚣着生产快乐,传播快乐,有多少曾经和父母一起看大本营长大的观众,如今却已经是和自己的孩子一同分享这份所谓的快乐,疏不知这“快乐”二字的背后又有多少鲜为人知的悲伤故事,可以这么说,很多人离开湖南卫视都是含泪伤心地离开的,逼不得已地离开的,看透了这里虚伪的一切离开的,这里又洒下了多少纯真善良人的辛酸泪水,打碎了多少追求理想的人的梦?
   1997年7月11日,“快乐大本营”率先在全国刮起了快乐旋风,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当年那些游戏“火线冲击、心有灵犀、快乐会客室、演技大考验、太阳计划、全能公开赛、快乐小精灵……”十年间《快乐大本营》的冠名也从梦洁、芙蓉王、格力空调、动感地带到今天的伊利优酸乳,开场的“啦啦”歌也被移到了片头,“快乐三人组”也被现在的“快乐家族”代替……
   十年了,大本营依旧叫嚣着生产快乐,传播快乐,有多少曾经和父母一起看大本营长大的观众,如今却已经是和自己的孩子一同分享这份所谓的快乐,疏不知这“快乐”二字的背后又有多少鲜为人知的悲伤故事,可以这么说,很多人离开湖南卫视都是含泪伤心地离开的,逼不得已地离开的,看透了这里虚伪的一切离开的,这里又洒下了多少纯真善良人的辛酸泪水,打碎了多少追求理想的人的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teen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