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小就羡慕自行车运动,小时候还没有学会骑自行车时,看到别人骑自行车就在心里想如果哪一天我学会了骑自行车,就一定骑着它走遍世界,时光如流水,一晃二三十年过去了,我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着自己的理想,但由于时间关系,走遍世界的理想是不可能实现了,但我却走出了我们的县,我们的市和我们的山东省。
   有了这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骑着车子到我们的县城去过多少趟了,虽然只有二十五公里,但坚持下来也是很不容易的,后来我也不在局限于我们的县城,附近的宁阳,东平都留下了我的足迹,我们这里到宁阳也是二十多公里,到东平是三十多公里,再后来有经验了,又骑着车子到了泰安几趟,到泰安可就远了,有四十多公里,而且是当天去当天回来了,一天接近二百里地。最这艰苦的还在后面,这也是最近几年的事情了。先说一下我的临沂之后。
   到了学习的最后一天了,那天下午学完后老师布置完作业了,便没事了,当时是下午四点左右,天还比较早,不如借这个还有三个多小时白天的时间先走,收拾完东西后接着便踏上了行程,我回来时走的是从临沂到邹城的公路,傍黑天时便到了离临沂大约在五六十里地的苍山县某地,在公路边上吃了饭,吃饭的同时看到了山东电视台发布的大风降温预报,今天晚上到明天还会有大风,我一想怎么这老天老是和我过不去啊,偏偏这个时候刮大风,怎么不等我到了家时再刮啊,我也不多想了,吃完饭后,本来是想找个旅馆住下,可一想如果明天大风刮起来时那路上不就惨了吗,如果是顺风还好说,可预报的是西北风啊,我回去时正好是顶风,那不就比登山还难啊。想到这里我便改变了决定,晚上无论如何,加班也要赶路,接着便又开始出发了。当天晚上也有月亮,路上也不是很暗,但看路上的风景是不行了,远处也看不到,必境天黑了。我就一路猛骑,这个买的新车子也很给我争气,路上一点故障也没有出,晚上骑了有七八个小时,大约到了晚上十二点以后才到了临沂地区和济宁地区交界处的邹城东部,这里到邹城还有一百多里路,当时骑车子最难走的地方就是在这里,坡多,狗也多,在路上有好几次狗追我,幸亏我骑的快,到了邹城某村时,村里的联防队员还把我拦下了,搜了一下我的包,他们说这段时间正在严打,他们说你这个时候赶路不正常,还查了一下我的身份证,还问我是不是贩毒的,最后他们也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好,便和他们坐在一起烤了下火,后来他们走后不久,我便又开始赶路了。到了凌晨四点时到了邹城城区东边二三十里的一个加油站,在那个加油站里休息了一会儿,坐着睡了有两三个小时吧,毕竟外边也开始刮起风来了,天一会儿便亮了,我从加油站出来继续赶路,没有多久便到了邹城城区,在快餐店里吃了点便餐又接着从邹城往兖州赶,当时西北风已经刮起来了,邹城和兖州之间有三十多公里,在北风的顶力下我却走了四五个个多小时,到那里时已经快十一点了,在火车站等了一会儿,到十一点半时杨云和周会平,张丽等人下来了火车,并和他们见了面,他们是今天早上从临沂坐上火车来的,火车到这里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把他们送走后我便又到了附近一个旅馆休息了一下,休息了两个多小时,收了我七块钱。实际上我也不是为了省钱,从兖州到我家车票也就是七八块钱,我要是为省钱的话,我就不会再住旅馆休息了,我追求的是一种生活的毅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eventeen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