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镇彩票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门面最里面放一个半圆大柜台,柜台上放着电脑,可随时打彩票。上班的人,傍午傍晚下了班,每每花两块钱,打一注彩票,――这是二十年前的事,现在每注要涨到四元,――靠柜外站着,边研究墙上挂着的走势图,边看着屏幕等着开奖,(那时还有每十分钟开一次奖的彩票),倘肯多花几块,便可追加,或者翻倍,这样,如果中奖,便可获得更多的钱,但这些顾客,多是打工的,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西装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VIP房间里,要纸要笔,坐在电脑前慢慢研究。
  我从此便整天的坐在柜台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老板是一副凶脸孔,主顾也没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上过班,也算是个白领,但一直迟到、早退、旷工,被几家公司都辞退了,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打字很快,便替人家打打字,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喝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电脑,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打字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偷窃的事。但他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孔乙己的名字。他自称会研究彩票走势,天天幻想着中500万,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幸运之神从没光顾过他。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老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老板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买过彩票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买过彩票,……我便考你一考。什么叫3D的组三?”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应该记着。将来做老板的时候,打彩票要用。”我暗想我和老板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打彩票跟这个也没关系;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出现二个相同的号码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双色球走势有四种分析方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用笔在纸上划了条线,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老板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块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正在研究双色球走势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老板说,“哦!”“他总仍旧是偷。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偷到XX房产公司丁老板家里去了。他家的东西,偷得的吗?”“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服辩,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老板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到了年关,老板取下粉板说,“孔乙己还欠十九块钱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孔乙己还欠十九块钱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8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