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风巡航
  
    上海-吴江-平望-南浔-湖州-安吉-天荒坪,双人单骑,费时三天,来回行程五百公里余,途中遇险两次,无一不是冷汗淋漓当死未死。
    端坐风中,女人在后面紧紧的抱住我;不由得她不如此,因为只要松手她就会坠去。狂风扑向你,歇斯底里的吼叫,用狂热把你撕碎。我端坐,身体正面承受着风力,腰板几欲晃动却还挺直。一百四五,发动机声音还柔和,是种尚未尽力的嘟哝。从gn125到virago535,相比较排量的差异,如果gn125是个温柔贴己的女人的话,virago此时今日已经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半升排量足以追上任何窜过的轿车,沉重的车身和稳扎的转向体验给我踏实的安全感,如果硬要把这种感觉比喻什么,我只能用一个粗俗的字眼:阳具!
    我憎恨,无论身处阶级不论是否贫贱,我的原动力都是憎恨。我不知道机车族里是否也有我这样的人,不是君子却是条磊落的荒狼。狂躁和桀骜不驯,我是意愿地狱也不去天堂的。
    山景不错,路也很好,半封闭的柏油路平整可人,间或的弯道更是小试身手的最好地点。就在我踌躇得意间,一辆载货的半吨卡车突然拐弯,车后全无灯光警示。他猛拐,半横在超车道上,我时速百余也在超车道上,瞬的,没有半点考虑,前轮被捏死,后轮狂摆;放前刹,车子猛地又冲前;再捏死,后轮狂摆,车身晃动,不能平衡,我的双脚下意识撑地;卡车就在前面,正对着的是满载的石砾堆,来不及考虑,前轮被完全捏死,后轮一个大摆,我有种绝望的情绪,捏死刹车,货车尾部的那块石料看得尤为真切。刹!就在车毁人亡之际,车子终于停住,几秒钟间,全身衣服被汗水浸透,不带任何虚构的满身冷汗。
    惊魂未定,惊魂未定――深刻体会。
    我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两次三番遇险是长途驾驶精神涣散引起,所以就索性停下休息。喝点水,和女友温存半会,一边是棱峋的山体延绵不消。一面是平整的柏油公路,这是巡航的最大乐趣。油箱满满就是希望,路很长,用我的轮子可以丈量。
    过了安吉是条省道,青龙加油站一过道路开始变狭窄,两车道的乡村公路,来来往往汽车多的是沪籍牌照,看来。因为交通管制而投奔他乡的同志们不少。
    连续的转弯,大大小小,也经过两处阴森的隧道,这样的道路给人别样的刺激,特别是坐在摩托车上,环境给人的感受就分外强烈。
    吃饱上路,山风也不觉寒冷。不一会儿就是天荒坪水库风景区,买了票子进了大门,顿时又知APEC的巨大威力,下库区因为专署会议供电,已被列入禁止区域。只有上库区的一个巨大水池可供观赏。
    美哉,冲这一刻的观觉,这天荒坪没白来。
    上了个土墩,顶上的小亭子坐了会儿,又眺了下远景,感叹了次人类奇迹。于是就顺遛着小跑的下坡。坡下了,也累的不行,借着情调之名趴在草地看落日。呼啦啦的个大太阳就下去了,是秋天的,红红的,周边似有层薄纱也不见温暖。它就呼啦啦的下去了,耳边传过来张宇的情歌,苦滋滋的味道享受了番,凄凄凉凉的,山风开始变冷,趁着姑娘情迷意惑,见好就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