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欧洲的争霸史,都是一场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游戏角逐。
  而将这场角逐搬到世界舞台上来的,便是葡萄牙的亨利王子。
  这位雄才大略的王子,是葡萄牙崛起的关键人物,而他也开启了历史上的大航海时代。

  当他们走到南非的好望角的时候,发现了一种奇怪的大鸟,这种大鸟白色相间,走起路来一扭一扭,憨厚极了。
  对于这些大鸟来说,它们从没有见过这种长着两只脚的生物,也根本毫无戒备,甚至还好奇憨乎乎的凑上去瞅。
  这些探险家也本着“有事没事吃吃看”伟大的冒险精神,一棍子就糊了上去。
  这种傻傻的大鸟相信我不说,你也知道是什么了。没错,就是企鹅。
  

  乔治・穆瑞・莱维克
  英国著名探险家罗伯特-斯科特船长曾在不适合居住的南极展开注定多灾多难的史诗般旅行,他的死亡也让人类探索进程上少了一位勇者。
  但在那次注定失败的探险过去100年后,乔治-默里-莱维克博士亲身经历的恐怖遭遇浮出水面,他那记录企鹅变态性习惯的笔记终于公布于众。
  

  南极洲的两只成年阿德利企鹅及其幼雏,
  对幼雏的虐待是令乔治・莱维克震惊的事件之一
  但是,更糟糕的事还在后头。
  1911及1912年的夏季,莱维克都在南极的阿德利企鹅繁殖地阿代尔角观察它们,这一举动使他成为当时在那儿研究整个企鹅生殖周期的唯一科学家。
  那段时间,他亲眼目睹雄性企鹅与其他雄性或与死亡的雌性,包括死亡一年的雌性企鹅性交。他还看到雄性企鹅强迫雌性或是小企鹅性交,偶尔还会杀了它们。

  莱维克和一只阿德利企鹅
  事实上,莱维克的观察完全超越了他们那个时代。要想著名的阿德利企鹅性丑闻完全公诸于世科学家们还得等上50年。那时他的小册子和关于阿德利企鹅劣迹的详细记录成为了科学界的一大损失。
  多亏了道格拉斯・罗斯的调查,《阿德利企鹅性习性》的副本被发掘出来,罗斯是自然历史博物馆鸟类区的馆长,他在斯科特探险记录中发现了这一副本并将其发表在《极地记录期刊》上。
  

  罗斯补充说,除此之外,企鹅是所有鸟类中表现的最像人的动物,所以人们经常用拟人化术语来形容它的行为。
  鉴于这一原因,人首次细致观察企鹅行为时就会非常震惊。
  莱维克论文的面世很重要,有了它的帮助人们对所谓气候变化领头羊的物种有了新的认识。
  罗斯说:“阿德利企鹅需要浮冰潜水捕鱼。当浮冰消失或大量冰层融化时,我们将会清楚地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enty − twel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