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2017)浙0681民初1015号周小夫诉周建龙合同纠纷一案的被告周建龙,本案审理期间,诸暨市人民法院委托新昌中大资产评估事务所对涉案苗木进行鉴定。但经多方取证,并在开庭和鉴定人当面质询之后,我发现新中大专评字(2017)第381号《评估报告》存在评估机构与原告串通,伪造评估,严重徇私枉法之嫌疑。新昌中大资产评估事务所资产评估师张雄伟、黄小荣,法定代表人张雪峰串通原告周小夫以司法鉴定之名徇私枉法。一方面未判先定,有意捏造资产占有方;另一方面不实评估,未到现场就恶意捏造数据,全凭原告意愿出具虚假评估报告,严重妨碍诉讼活动的正常进行,试图在法庭审判中徇私枉法扰乱视听,制造冤假错案,侵害我的合法权益。
  (一)《评估报告》纯属伪造,三人签署的评估报告只有一人知情,且评估人只根据原告意图捏造数据,应当追究法律责任
  评估前张雄伟曾与我通话告知我要来评估,但一直没告知我其单位名称和真实姓名,却喑地里与原告走得很近。后张雄伟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完成了评估,我收到《评估报告》后联系该评估机构,其中法定代表人张雪峰和评估报告复核人黄小荣都表示不知道本次司法鉴定之事,但《评估报告》中却有他们的签名和盖章。
  随后我亲自到新昌找到该评估机构办公点,在与张雄伟当面对质过程中,张雄伟一开始表示苗木数据由法院提供,后又表示数据由周小夫提供,最后又承认其中有80棵树根本没有到实地查看和测量。张雄伟闪烁其辞,且不愿出具现场量过的杜英树的具体数据,声称只对法院负责不对当事人负责,且说到在诸暨有后台,否则也不会让他们新昌的评估机构来评估。(以上说辞我均有录音为证)从以上事实可以说明,此次评估过程,张雄伟等人串通原告周小夫,又仗着他所说的“诸暨的后台”徇私枉法,以权压法,试图制造冤假错案,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资产评估法》第四十五条及相关法律规定“评估专业人员违反本法规定,签署虚假评估报告的,由有关评估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从业两年以上五年以下;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责令停止从业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终身不得从事评估业务。”而周小夫原本起诉我就是诬告,如今竟串通评估机构陷害我,性质恶劣,其诉讼请求应当驳回。
  (二)《评估报告》存在多处明显错误,表现出评估人员与原告周小夫串通的嫌疑和评估能力的不专业
  (1)评估基准日未遵循委托方的鉴定要求:本案的司法鉴
  定委托书上写明了以2016年3月2日为基准日,但在新中大专评字(2017)第381号《评估报告》中评估基准日却是2017年9月3日,这样明显和低级的错误不纠正就出具了最终的《评估报告》,表现出评估人员的不专业性。
  (2)未判先定资产占有方,评估报告存在主观偏向性:涉
  案树木的资产占有方法院并未出具判决书,但《评估报告》却未判先定,直接将原告周小夫作为资产占有方。评估人明知《评估报告》具备法律效力,却在撰写时带着主观偏向性,有意顺着原告的意图,是对评估行为的不负责任,也明确了其与原告周小夫串通的嫌疑。
  (3)未到实地测量便杜撰夸大杜英树尺寸:本次评估的涉
  案标的物即杜英树,60棵在周国武苗木场内,40棵开裂或死亡的树在我田里,这是法院出具的鉴定委托书里写明的。评估当天,评估机构在我和周国武都不在场也不询问苗木具体位置的情况下进行评估,只听由原告周小夫的一面之词,随后我到周国武苗木场内亲自测量涉案的60棵杜英,苗木场内杂草丛生,并未发现踩踏痕迹即评估痕迹,所以我可以断定张雄伟等人根本没有实地去测量。另评估机构也并未到我田里测量剩下的40棵杜英,有监控视频和张雄伟本人亲口承认的录音为证。其中60棵在周国武苗木场内的杜英,我已在每棵树上做上标记,在村民周国武、曹伟义的见证下,按照评估报告中的测量标准反复测量米径并拍照记录。经统计,这60棵杜英树没有1棵的米径是超过20cm的,其平均米径为13.6cm。因此,《评估报告》中“米径20cm以上的杜英树60棵,米径20cm以下的杜英树40棵”这一结论纯属杜撰,恶意夸大,严重失实。
  (4)未经市场调研就杜撰抬高杜英树价格:苗木一般按米
  径或胸襟、冠幅大小、蓬型好坏来综合计价,同样米径大小的造型树和丛植树价格完全不同,不能一概而论,涉案杜英树属于密植的片林,若按米径计价,10―12cm约50―60元每棵,13―15cm约70―80元每棵,15―17cm约100元每棵,以上价格均为购买方自挖价格,运输成本由购买方自行支付,上述价格是我村前段时间卖过杜英树的村民提供。现在市场上杜英树价格较低,根本不是《评估报告》上表现的四五百元每棵,何况近几年杜英树市场惨淡,供大于求,未必销售得出去。而剩余40棵在我田里的杜英树,因其在砍伐前就已开裂或死亡,不具备经济价值,无法按市场价进行评估。张雄伟以绿化造价代替市场价,把运输挖掘费用等全部算上,恶意夸大了杜英树的价格,其评估结论严重失实。
  (5)苗木评估明细表和评估照片体现出评估的不专业性:
  本案《评估报告》中的苗木评估明细表,在案件还未判决前就将苗木业主写为周小夫,此为第一点不专业。苗木明细只把杜英树分为两种“米径大于20cm单价540元,米径小于20cm单价420元”,明细表没有明确每一棵杜英树的大小,稍微有点树木常识的人都知道米径只要相差2―3cm,或是同样米径大小的树木,冠幅大小不同,价格就有所差异,为此应按照每一棵杜英来写出明细价格,不应一概而论,此为第二点不专业;评估照片只有几张杜英树的照片,并不能证明其测量结论的真实性,此为第三点不专业;事后在与张雄伟的对话中,我发现张雄伟根本分不清米径和胸径的概念,也没有去调查过这些年杜英的市场价,纯属凭空捏造,此为第四点不专业。综上,从苗木明细表、评估照片以及与张雄伟的对话中可以看出该评估机构的不专业性,且也从侧面反映了评估人员根本没有到现场进行测量,《评估报告》纯属与原告周小夫串通,凭空捏造。
  (6)9月份出具的评估报告11月份才交给我,时间间隔长
  得让人质疑:该《评估报告》早在9月9日就已经出具,但我却在11月20日才收到,中间隔了72天。这中间究竟有什么猫腻?
  就以上质疑,我有明确的事实及证据证明。这一切都能说明新昌中大资产评估事务所资产评估师张雄伟等人串通原告周小夫,以司法鉴定之名徇私枉法,扰乱视听,试图制造冤家错案。
  (三)希望上级部门查清事实,维护法律的权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以上所述,均在本案第二次庭审过程中,原告和鉴定机构亲口承认。十九大报告中,席明确指出“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逐利违法、徇私枉法。”在依法治国的大环境下,我作为普通农民深入学习了关于农村土地承包的相关法律政策,关于合同承包的相关法律政策以及关于司法鉴定的相关法律政策,新昌中大资产评估事务所资产评估师张雄伟等人串通原告周小夫以司法鉴定之名徇私枉法的行为严重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我会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会与这些恶势力斗争到底。为此,我已将此事向浙江省司法厅举报,希望上级部门能够查清事实,实事求是,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ve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