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八月到今年五月,盛夏到初夏,树上的知了叫了停了又叫了,孩子,你还是没迈过心里的坎,交出了一纸退学申请。一如你来时,没有期待,没有幻想,没有泪水,你沉默着,凝望天边安静到静止的云彩,坐上来时那颠簸墨绿的小巴。似乎开始的无奈就暗示了今天的离别。
  明的说,你是为了梦想,为了那白衣飘飘,医手遮天的梦。孔子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从十四到十八,你只有过这一个梦,为何不去追寻?当初到港科大,老实说,是被奖学金诱惑的,好似被骗上了宝马。虽然理学院没有自己很感兴趣的专业,你还是安抚自己,兴趣是可以培养的。可是来了之后呢?兴趣没培养起来,反感倒是与日俱增。数理化生环境,一个不爱,但必须要学。没有兴趣,又没人鼓励,粤语不懂,英文不精,真真是发现,除了中文,没一样比得过人家。这样的没兴趣没目标日子,真是云雾缭绕,懵里懵懂,乱七八糟。
  扯着退学申请表,你纠结了好久,最终还是选择交掉,因为,真正的自己,最重要。有学的激情,活的乐趣,追逐的目标,丢他三年全额奖谁爱要不要;保持良好的作息,待人的热情,善良的本性,没那金牌毕业证又何妨?爸爸说,世人皆认败者才走回头路。我说,世人皆醉,我独醒。
  又试问天下,谁敢违父母命,丢两年,失全奖,独闯天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3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