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看了下面这篇文章,你就会明白我可不是说大话呀!)空军第15军于1961年6月1日成立,其基本骨干力量来自朝鲜战争中血战上甘岭的英雄部队,素以英勇善战而享誉海内外。历经1975和1985年的两次精简整编和1994年、 97年的扩编后,我空降兵已逐步发展成为一支拥有引导兵、防化兵、汽车兵、工兵、炮兵、侦察兵、通信兵、步兵等8个技术兵种的现代化攻击型快速反应部队。进入90年代以来,台湾岛内台独势力的兴起使得15军受到中央军委的极度重视,不惜重金研制和引进各式新型武器装备,尤其是火炮、战车等重型武器以及便携式通信器材和大威力单兵武器,各项资源也与优先配置,例如,91年引入10架大型IL-76MD型运输机的空军第13运输师就专门配合其各项作战行动使用,第34运输师在15军也长驻有调度协调指挥处。
    15军现有第43、44和45三个空降师 (注:原为空降教导旅编制,99年扩编为满员空降师),军部驻地为湖北孝感,行政划分归属南京军(战)区,战略机动则由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和领导。94年,军内增设了数个“红色贝雷帽”特遣队,即特种作战营,配有动力翼伞。第44师的3个加强团专责攻台作战,以湖北一座仿台湾清泉岗空军机场的假想敌特训中心为基地苦练敌后破袭的各项技战术。需要指出的是,不同于空军某歼击师93年在甘肃鼎新建的同方位、全尺寸模拟清泉岗机场轰炸训练场 (Bombing Range),湖北的这座训练中心有机库、塔台、后勤等仿真建筑物和防空阵地,简易跑道可起降Y-8一级的运输机。另外,1993年底,总参作训部还把安徽三界地区的山地战基地改建为一座三军联合立体登陆作战基地,模拟台湾中部山区地形,供三军特种部队熟悉和发展“垂直包围”、“立体突击”等新型合成作战方式。
    第二章:运输能力
    作为快速反应部队,15军根本的职能就是要保证在最短时间内到达任何指定区域,迅速投入战斗,所以运输能力的强弱就决定了一次所能投入兵力的多寡和反应速度。就中国空降兵目前的运输能力来讲,有军属直升机团和固定翼航空运输团各一,机场7个。除以上所提到的10架大型IL-76外,据英国航空国际月刊(09/98)报道,中国还于96和 97年租用、改装了6架波音737作为“军事运输机” (Military Transports),后又改装了同型机4架。另外,中国在80年代曾引进2架C-130运输机 (注:和Y-8同级)和复数的UH-1通用直升机,后者原打算授权量产,后放弃转为仿制法国“海豚”直升机,现主要在中国民航服务,为全白色涂装,当然谁都知道它们更适合于军事用途,在未来台海战争中不排除伪装成台军军机潜入敌境。在15军众多可调遣的运输工具中,当然最多的还是国产中型Y-8、Y-7螺旋桨式运输机和一些老式的轻型Y-5双翼运输机。
    谈到Y-5,它是南昌飞机制造公司仿制苏式AN-2制造的轻型双翼螺旋桨式运输机,也是中国航空工业生产批量最大,投入时间最长的运输机。据1989年9月的人民日报报道,南飞当时已经生产了727架Y-5,另一个生产此型飞机的石家庄飞机厂也生产了不下250架,直到1996年仍在量产中。Y-5的最新改型为Y-5C,自1958年列装部队以来,广泛应用于跳伞、领航轰炸训练以及空中拍照等任务。它虽有载重小、速度慢、设计陈旧等缺陷,但因其为木制结构,也有雷达特征小的优点,此外Y-5可在公路和简易跑道起降的特性也使其在现代特种战争中有着另类的优势。
    Y-7和Y-8空军现有50架以上,根据资料显示,前者可搭载伞兵39名,后者82人或两辆解放卡车(吉普车),后续机型也还在进一步开发中,在98年珠海航展中亮相的最新型Y7-200A和Y8-100F就是见证,其中,两者都有搭载空投一辆伞兵战车的潜力。作为未来替代Y-7和Y-8的机种,我们同时应抓住俄罗斯经费匮乏的良好机遇,争取对我最大有利条件,同俄方共同开发生产AN-70和AN-72这两种优秀的新型中程运输机。这也是帮助中国航空工业追赶世界先进水平,填补国内空白的大好时机。
    除91年从独联体进口的13架IL-76外,近期中国还将再引进10架的IL-76,以改善空降部队重装运输力量薄弱的状况。IL-76属四发大型喷气式军用运输机,与美军C-141 “运输星”同级,是一种优秀的长程运输工具,一次最多可载乘和密集空投225名伞兵或相当于40吨的武器辎重,并有一次空投3辆伞兵战车的能力,航程远至5,000公里,在不转场加油的情况下,可在24小时内到达中国境内的任何地方。另外,IL-76可以在简易机场起降,非常适合我国国情,同时它也是俄罗斯伞兵部队的主力机种。除运输机型外,中国还购入了它的预警机衍型,A-50I。可以肯定的是,在国内同类机种从缺,而空军运载能力又呈待提升的情形下,中国空军的序列中将会出现越来越多的IL-76运输机。
    不过我们也要看到,中国空军在像C-5、AN-124等重型远程运输机方面还是一片空白,因此战略空运 (Strategic Airlift)能力仍需努力。未来,在经费允许的情况下,空军可少量引进AN-124,倒不一定用来空投伞兵,而是用其150吨的载重能力来解决紧急调动战略物资的瓶颈,在平时水患来临时也可帮助政府解决一大民生问题。
    除了大、中、小型运输机外,空降兵还配有相当数量的直升机,作为近程突袭的运载工具,目前,记有进口的6架AS332“超级美洲豹”,Mi-8/17/171系列和国产的Z-5、 Z-8A、Z-9以及用于战场联络、侦察的Z-11。
    直-5即仿苏制Mi-4中型直升机,为60年代中国量产的首批国产直升机。Z-5最大时速为210公里,最大航船为780公里,除海航和陆航外,空军目前也有不少这种老式的直升机,不过正逐渐以Z-9取而代之。Z-5可载14名士兵或1。6吨货物,也可外挂1。 03吨的负荷。电视和报刊上经常可以看到它装卸载有78式82毫米无座力炮的北京212A的镜头。
    直-8是昌河直升飞机公司仿制法国“超黄蜂”大型直升机的结果,首架于85年12月试飞成功,89年9月设计定型,最先装备海军部队,遂行反潜作业,后又发展出陆军型Z-8A,除3名机员外,还可搭载27名武装人员或一辆吉普,陆航和空降兵已经开始少量装备,不过具体数量不明。不过“超黄蜂”就是连法军也没装备了多少架,不知是否因技术、性能有问题,还是嫌价格太高,Z-8从89年生产至今也未大量列装,难道也有类似问题?无论如何,同军中频繁亮相的Mi-17相比,Z-8的前途似乎不太明朗。
    96年中国第一架Z-9W武装直升机出厂服役后,空军也配属了少量的Z-9W。这种直升机的最大特点就是不但可以运送一个突击班的兵力深入前沿作战地区,还可发射反坦克导弹及火箭支援地面作战。另一种称为勤务攻击直升机的Z-9衍型则是和武装型类似,两侧加短翼,可挂载火箭发射器,但不具备导弹发射能力,97年研制成功的简易激光驾束制导火箭为这种辅助攻击的直升机增添了对地精准攻击的能力。Z-9国产化基本实现了国产化,可自主大量生产制造。目前Z-9的最新型号为Z-9B,曾在去年7月随中国考察队远征至北极,证明其性能和可靠性极佳。此外,Z-9B的国产化含量也更高了,且全部安装GPS导航系统。空军和陆航的各型直升机正逐步跟随这一趋势,加装GPS卫星导航仪和夜视器材。可以预见,在下个世纪前20年,解放军包括Z-9班用突击直升机在内的各型Z-9梯队将持续扩充,逐步取代Z-5、Mi-6等老式运输直升机,成为贯彻新时期空降部队超低空突袭、越点攻击和垂直包围战术的骨干运输力量。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特种兵据报已经练就了从Z-9武装直升机上伞降的独特本领,从而丰富了伞降方式,增加了伞兵作战的灵活性。
    1984年,中美关系仍然融洽时,中国曾引进过28架S-70C-II“黑鹰”运输直升机,其中至少两架有海鸥式短翼,挂固定式油箱,同时还引进了美军新型的制式通讯头盔,现已仿制成功,去年“10.1”阅兵中陆航Z-9梯队的飞行员就佩戴了这种仿制的新式头盔。军方在试用S-70后反映不错,认为其飞行品质和舒适性都不错,曾计划批量购买,作为中国军队陆航现代化的主力机型,不过89年“6.4”后就终止了该计划,转向苏联求购同类Mi-8系列。西方的军事评论咸认为中国的S-70机队已经因为美国的零件禁运而陷于停顿了,但近年一系列大型军事演习还是可以看到它的身影。事实上,中国通过某种渠道一直维持着S-70的良好战备状态,到目前为止只有两架真正坠毁报销。
    中国在90年前后最先从苏联进口了少量Mi-8基本型,操作后感觉这种飞机有价格廉、好操作、易保养、耐用性强和载重量大等优点。该机一次最多可载24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是一种与Z-8同级的排用突击直升机。其后,中国又多次分批购入Mi-8的改良型Mi-17和Mi-171,并为特种部队配置了少量Mi-8MAT型武装运输机,可外挂火箭筒及重磅炸弹,有一定的装甲保护。
    中国军用Mi-8系列一般有白底蓝条、全军绿和由绿、黄、黑混杂的树林迷彩,但是去年广州战区实兵演习的时候,曾出现有深浅黄褐色调的Mi-17。一般这种涂装主要出现在前华约国的军用直升机上,在中国出现还是很少见的。外界对中国引进的各型Mi-8直升机总数说法不一,据笔者估计大致在200架左右,其中陆航和空军接收了绝大部份。Mi-8系列直升机现已成为了除国产Z-9外,解放军直升机运输行列中的 “役马”(work horse)。
  
  
  
  
  
  
  
  
  
  
  
  
  
  
  
  
  
  
  
  
  
    需要指出的是,近年空降兵部队伞跳实力大增,除了部份关键设备和技术得利于国外引进之外,这其中,国内有关研究单位和空降兵部队自身都提供了有力的技术保障;例如,98年珠海航展中国内某科研单位就展示了供伞兵夜降专用的微光夜视头盔,其上的微光夜视成像组件可取下作为轻武器夜间瞄准具,构思巧妙。
    重装伞具主要是从俄罗斯和乌克兰引进相关技术,目前此类俄式技术有两种,一种是俄罗斯“陆架”PBS-950大型伞组,由12个大型降落伞组成;另一种是乌克兰UPGS-500型,用减速制动火箭,能在战车触地前几秒钟内瞬间产生2,000千牛垂直向上的推力,以抵消战车对地面的巨大撞击力,使车辆平缓着陆。中国对这两种技术都有掌握,去年“神舟”飞船就是用了减速火箭的伞降技术成功回收的。这两种重装伞具均带有简易导航仪,可以较准确地将机械化装备投降到指定降落场中。目前,空军仅有 IL-76可以不需改装,从尾门全天候空投BMD战车的能力。从理论上讲,改装后, Y-8也应该可以投射一辆BMD-3。
    第五章:通讯、导航器材
    中国某合资企业生产的单兵GPS卫星定位仪已经装备15军,精度在30公尺内。包括15军在内的解放军各拳头部队中各式车辆和飞机载具也正加装类似的模组式GPS导航仪,可同时接收美俄两个导航卫星系统的信号。解放军还将GPS定位技术整合到部队整体作战指挥系统当中,可近乎实时 (Real Time)地在电子地图中准确标定敌、我双方定点和机动目标的方位,并投射到大屏幕显示上供参谋人员参考。便携式和车载卫星通讯系统在91年前后也进入陆航、重点集团军和空降兵单位。目前,在空降兵中,传统的无线电通讯仍然大形其道,便携式无线电主要有R-148和R-392,其中后者较新,近距离则一般使用摩特罗拉的多频道步话机。
    98年珠海航展中曾展出一种微型伞兵用无线电接收器,某海外军事杂志称是失散伞兵找寻部队用的,其实那是为装甲兵空降后寻找自己的车辆而设计的。这也间接证明了中国空降兵部队已经具有了重装空投的能力。
    第六章:侦察手段
    空降兵的侦察手段以从过去的截听敌方通讯,派遣侦察小分队深入敌后侦拍、捕俘等死板的传统方式进步到利用无人驾驶飞行器(UAV)、地面侦察雷达、嗅觉、热源传感器、热像仪、战场电视、微光观测仪等现代化手段获知敌人的部署和调动。这些先进装备空降兵目前一应具全。设想这样一个波澜壮阔的现代战场侦察场景;空中的UAV把敌方前沿及纵深方圆近百公里范围内的战场情况,不间断地传回在地面的监视器上;地面各种侦察观测情报用无线电适时地发回战指部,而计算机情报处理系统则将各类信息整理后 (例如,同卫星图像和电磁侦察比对后)传送到各级指挥部的显示器上。
    第七章:近期演习
    无论是东北的高山林区,还是南国的十万大山,到处都留下空降兵矫健的身影。侦察、夜袭和求生等训练都是空降兵的家常便饭。每次野训拉练,空降兵常以连为建制,每次三天,仅带少量口粮和盐巴,全副武装途步行军就是150公里,打三场硬仗,课目包括有夺占和坚守要塞,破坏敌机场,长程奔袭,反空袭,反侦察,构筑工事,阵地伪装,野战生存和通讯保障等等。
    为响应中央军委新时期对跨海作战的号召,近年来空降兵部队还苦练和兄弟部队间的协同作战,增强在高科技、高强度战争中不同军兵种间联合作战的能力,并先后成功配合其它兵种进行了海岛登陆、山地进攻、城市作战、空中进攻等系列演练,基本做到了上级领导提出的“首战用我,全程用我,用我必胜”的总要求。
    15空降军近年较为重大的演习有:
    1996年3月“海峡961”军演,内容为强袭东山岛,空降兵自空中以9机编队为一个波次空投一个加强营的伞兵于东山岛内陆丘陵地带,配合海军陆战队登陆团队前后夹击守岛之“敌”。
    同年9月,地点在鄂北山麓中的仿台空军机场,装备动力伞的空降兵特遣分队长程突袭敌指挥所、通讯中心、地空导弹阵地等目标,第二波空中伞兵梯队直接空降要地,在122毫米火炮的支援下实施全面攻击。空军出动轰炸机和歼击机群全程参与,以空地导弹、电子对抗等先进手段打击地面目标。
    1997年7月,调集各军事学院和研究单位总结去年9月演习之成果,进行课题讨论和成果展示。
    1987年秋,空降兵某部在鄂北山麓中再次举行实兵对抗演习,首次在正规演习中使用了重装空投手段,地面推进速度大幅提高。总参谋长傅全有和三总部领导观看了演习。
    1998年7月3日,在长江洪水肆虐之际,空降兵某师师长姚恒斌率全师5,900多名官兵赶到荆江大堤,死守洪湖至监利段275公里堤段。某团3营营长文东和指导员庄政召集30多名党员,组成敢死队,跳入江中,巩固堤坝,场面感人。朱总理后来得知后,特意走访了该部队,眼噙热泪地向英雄部队拱手致谢。8月8日,空降兵部队军长马殿圣少将也率15军战斗力最强的特功八连、红九连、炮兵团等部从黄石赶到灾区,坚守最危险的两段堤坝,并誓言人在阵地在,坚决死守大堤,抵住第六号洪峰的来袭。8月13日,江泽民探访空降兵救灾军指部时,也动情地留下了“上甘岭精神长存军队心中”的话语。这次空降兵部队对洪灾快速反应和顽强作战的能力受到了严酷的检验,不辱使命,经受住了生死的考验,展现了精锐之师的超凡质素。
    1998年8月,远程分布式计算机网络“空中战役”虚拟对抗,进行网上操演,动用了空军保密通讯、智能模拟、计算机信息处理等新科技、新成果,是一次空军高技术条件下作战的检阅,空降兵作为进攻的主要力量全程参演。
    1998年11月,“兵撒大别山”战役机动和野战生存演练。“万人千车”,20多个专业兵种、数十种轻重武器连续15天在大别山中实兵实弹进行模拟对抗。所有车辆有 8个晚上闭灯夜行复杂山路,行程达百公里,做到人车无损,可见组织者和驾驶人员斟密周全、丝毫不差的优良素质。
    在中国驻南大使馆被炸后,全军上下一片震惊和愤慨,掀起一股巨大的科技练兵热潮。1999年5月9日,空降兵在大别山实兵实弹实装演习,模拟台湾中北部地形地貌,空投人员和重装淄重。演习证明空降兵部队已具备一次空投数十吨作战物资的能力, IL-76一次投入,空投BMD-3步战车3辆。参演部队全部换装新型伞具,150余种新型装备首次在大规模演习中投入了使用。前来参演的空降兵某部指战员完成了空降兵史上首次成建制长途机动大空降。
    1999年10月1日,15军精锐队员作为第11方队参加了建国五十周年的世纪阅兵式,向世人再次完美展现了我空降兵部队的神勇风采。这些战士都曾投身于98年的长江抗洪抢险中,在这次阅兵任务的训练中,15军官兵严格要求自我,超额完成训练任务,在多次徒步方队间的考核比赛中名列前茅。
    第八章:对台作战能力
    面对诡异多变的两岸局势,中央军委指示15军务必做好攻台的准备,有时刻打好第一枪的思想认识。15军的日常和重大演训也正是围绕对台作战这个中心进行的,主要体现在培养;
    1)潜伏: 利用我部野战生存能力强的特战优势,通过机降、偷渡等方式渗透敌境,潜伏于丛林和丘陵地带,刺探敌情,伺机行事。
    2) 战时打击敌指挥、通讯节点的作战能力:在大的战役打响之前,利用内应人员渗透或特遣小分队占领敌指挥中心、通讯节点、预警雷达站、电子战基地等关键性军事设施,对敌计算机指挥系统上载病毒,窃取情报,割断电缆、光缆,电子压制敌通讯雷达,以最小代价瘫痪敌整体系统。
    2) “以地制空”:在战役打响后,攻击敌主要防空阵地和军用机场,破坏机场内敌主力战机、预警机和重要作战保障飞机、塔台和跑道,停摆基地起降,指挥活动;炸毁敌武器弹药和库存,纵火烧毁敌后勤保障物资,在基地出入口附加埋雷、伏击。封闭东面佳山基地跑道口和过桥;占领部份机场,协助兄弟部队顺利进场和空降。
    3) 破坏战略作战保障设施:在敌我双方全面接触并进入战略僵持阶段,对敌输油管线、油库、后方补给仓库、主干电网,交通枢纽、隧道、桥梁使用石墨弹、爆破和埋雷等手段加以破坏、切断;配合空军部队炸毁沿岸和地下的中油储油罐,包括目标指示,独立执行。阻止敌人作任何长期抵抗之想。
    4) 夜战近战:发挥空降兵部队的近战优势和夜战能力,在夜间对敌防御阵地发起进攻,为后续主力部队打开突破口,包括利用光电对抗器材瘫痪敌人的夜间观测能力;另一方面,将夜色为我所用,使用单兵夜视仪、微光、热像仪等夜战装备对敌实施打击。
    5) 伞降险恶地形:以小股兵力在沿海悬崖峭壁等突兀地形多地点、多批次伞降登陆,直插敌人两翼,“奇兵致胜”,协同海军陆战队、陆航部队等部的正面登陆进攻。
    6) 城市作战:在城市作战中,占领电视台、电台、主要政府部门等设施;绑架、刺杀敌重要人物;在敌城市引发骚乱、暴乱,牵制和打乱敌人部署;散布谣言和传单,对敌进行心里战。
    第九章:单兵作战能力
   任何一位看过15军训练的人都不能不被他们精湛的个人战技和顽强的拼搏精神所打动。从上到下,全军个个官兵都是身体素质优良,战技优秀的精兵强将,能驾驭包括敌方所属海、陆、空多种型号机车舰船;熟练掌握各类通讯、导航和武器装备;从将军到士兵都可从天而降;部份特种作战单位更可操一两种外文,对敌人文环境有相当的了解和认识。如果您还没有亲眼看到过他们的平日表现也没关系,只要了解一下近期中国媒体报道的刚从委内瑞拉特种作战英载誉归国的两位15军战士的事迹就可感受到他们那股“撕不破、打不烂”的精神气概。15军官兵的高昂士气和斗志,来自于自身超凡的军事素质,更来自于保卫祖国领土完整和维护世界和平的精神支柱。
   未来展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rteen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