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民买彩票中千万元大奖的消息夺人眼球。但中奖者到底是谁,没有人知道,一切信息被笼罩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而众多彩民中大奖的故事是彩票管理机构的一种宣传方式,切中的正是普通百姓的赌博心理
  法治周末记者 焦红艳 发自 江苏常州、南京
  买彩票中大奖的人不是当地彩民。
  江苏省某县一个有着10年买彩票经历的彩民获得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该县三家出过大奖的彩票店老板均告诉他同样的内容。
  中大奖者的神秘让这位彩民最终放弃坚持了10年的“爱好”,转而开始调查研究彩票现象,他发现,彩票发行体制没有有效的监督,发行过程不透明,偏离了公益的目标。
  “这让我怎么相信大奖得主不是被安排过、被控制了的呢”?这位彩民说。
  这些质疑指向江苏省彩票管理中心:彩票的玩法层出不穷,但规则不透明,彩票的“赌”性得到放纵,有越来越偏离“公益”本质的倾向。
  彩民中奖原是宣传方式
  江苏省体彩中心主任助理蔡泳表示:宣传中奖故事,是彩票管理条例的规定
  “常州彩民擒获大乐透1027万元大奖。”
  “淮安彩民中得顶呱刮‘超级赢家’100万元。”
  “近期竞彩大奖不断,专家解析中奖背后的玄机。”
  在江苏省常州市街头,随手翻开当地报纸,在“玩赚竞彩”版面看到均是这样的消息。
  其中,彩民中大奖的消息被反复提起。一个下岗职工回家途中花两元钱就中了500万元的大奖,去领奖的时候表示:“彩票改变了我的命运。我还会继续买。”
  “类似的故事让人们觉得好像500万元离自己并不遥远。”江苏一位退休干部张容(化名)甚至一度把买彩票当成退休后的唯一业余爱好。自觉得彩票存在问题后,他不再买彩票,而把注意力转向对彩票制度的研究。
  当地彩民所不知道的是,这些消息是江苏省彩票管理机构的一种宣传方式。
  江苏本地一家畅销晚报的运营主管陈闯(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他所在的媒体与江苏省体彩和福彩管理中心的合作已经十多年了。有关彩票的内容一般是由彩票管理中心准备好的。
  近年来,江苏省彩票管理中心在宣传上的投入还在呈现逐年递增的状态。
  “尤其是近年推出的新彩种多,也为宣传提供了很好的借口。”陈闯说。
  然而,记者在这个连续5年体彩销售均名列全国第一的省份,却碰到众多买彩成瘾、甚至倾家荡产的彩民(详见2011年12月1日《法治周末》第七版《疯狂的彩票》)。
  对于这种强烈的反差,12月5日,江苏省体彩中心主任助理蔡泳给《法治周末》记者的回复是:买彩票的人都是成年人,而且是自愿购买。从整体上说,彩民倾家荡产这种现象只是个案。
  蔡泳进一步解释说,平时他们也会对彩票销售人员进行培训,培训内容之一就是引导彩民理性购彩。
  但记者在走访的几十家彩票店里,并没有看到销售人员进行过理性购彩引导,相反,诱导购买倒是经常现象。
  蔡泳还表示:宣传中奖故事,是彩票管理条例的规定。
  大奖得主被神秘笼罩
  有彩民甚至怀疑,彩票管理机构完全可以利用中奖人员不愿公开自己身份的心理,派相关人员到各地购买中奖号码
  在常州市,有彩民擒获大乐透1027万元大奖的消息颇令人激动,售出大奖的“幸运彩票店”也被津津乐道。
  常州市体彩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彩票店在常州市西夏墅镇。
  “我们已经去过了,是当地彩民中奖。”这位工作人员说。
  记者想进一步打听这位大奖得主的消息。这位工作人员不耐烦地说:“还没领奖,买彩票的时候也不用身份登记,我们怎么知道他是谁。况且,我们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
  从位于市区的体彩管理中心出发,记者驱车40多分钟赶到大奖得主诞生地―――常州市西夏墅镇,找到了这家“披红挂彩”的彩票店。
  彩票店店主对操普通话的记者一开始便显示出了高度的警惕:“你是记者吧?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镇上的一个彩民告诉记者,大奖得主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还没有结婚。
  彩票店店主也向记者提供了类似的信息:“三十多岁,经常买彩票,老彩民。原来一天只买几张,但是那天投入比往常要多,而且有复式投注。”
  “体彩中心的人来过了?”记者问。
  “这几天都来了三次了。”店主回答。
  “都做什么?”
  “拍照。”
  “还有呢?”
  “不能告诉你太多。”
  但对于更加具体的信息,没有人能向记者提供,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一切信息被笼罩上一层神秘面纱。
  镇上另外一家彩票店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所有这些信息都是出大奖的彩票店的人提供的,没人知道更多消息。
  我国相关彩票法规规定:对彩票中奖者个人信息予以保密。
  有彩民甚至怀疑,彩票管理机构如果舞弊,完全可以利用中奖人员不愿公开自己身份的心理,派相关人员到各地购买中奖号码。
  “得大奖的是绝对的少数,而这些钱来自于全部彩民的贡献。为什么为了保护少数,而让其他彩民觉得不透明?”退休干部张容说。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在美国,人们会根据信息自由法要求彩票公司公布中奖人的姓名、照片和地址,以行使公民的知情权。
  美国立法者认为,彩金收入并非个人劳动或经营所得,而是直接来自于广大购买彩票的社会公众。公众自然应该拥有知情权,尤其是大奖的归属,中奖者的所谓“隐私权”并不能构成剥夺公众知情权的理由。
  对于如何平衡保护极少数人的隐私权和大多数人的知情权之间的关系,江苏省体彩中心主任助理蔡泳的回答是:保护中奖者个人信息的依据是国家的相关规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8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