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赛季斯坦福桥的冬天特别寒冷也来得特别早,十一月初从安菲尔德归来后,蓝军就进入冬眠了,在球场上也像梦游一样。十二月中旬爵爷带着红魔来踢场子时,安胖开始耍赖:大雪封山,路上结冰,摔着球迷就糟了,就是摔着花花草草也不好啊!你们明年春天再来吧。>>>返回“球迷一家”看更多精彩帖子
本来希望利用祖宗杯继续拖下去,无奈爵爷的徒弟不配合,这下没法再躲了,可是蓝军的春天到了吗?
上半场的蓝军显然还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开场三板斧更像是讨好主场球迷的固定节目,之后便全面陷入被动。中后场频频丢球,刚爽过真人CS的阿什利科尔莫名其妙的把球停给对方,前场配合也打不起来,托雷斯依然和新队友没默契,阿内尔卡本来是前场润滑剂,但现在出球太慢,常常拖累全队节奏。反观红魔这边踢得异常自信,爵爷的小吹风机赛前肯定开动过:法克!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法克!是我的跑不了,法克!咱们就是来拿这三分的。就连著名废柴弗莱彻、昔日软蛋卡里克都呗自信,菜鸟斯莫林也意淫自己就是费迪南,纳自信和鲁雄心更不必提,铁了心的要欺负老实人伊万。空挡终于出现了,类似三个和尚没水喝的情形,鲁伊兹、伊万和埃辛相互谦让了一下。鲁尼抓住了这个机会,完美的远射(和第二天NC巴的进球相比要逊色些),拉风的庆祝动作,据说叫“球场天使”,但显然不是切尔西球迷的天使,进球的背景是鸦雀无声的斯坦福桥看台。进球后曼联有意回收,切尔西依然使不出力气,双方陷入僵持状态,导播时不时的把镜头给到场边安胖,那张肉嘟嘟还有点发绿的脸是对蓝军球迷心理严重的摧残,就这样过完了上半场。
  中场蓝军更衣室一定发生了什么,过后猜想可能与安胖和“春”有关,卖?叫?还是发?不得而知,安胖赛后接受采访时也是一脸娇羞顾左右而言他。总之,下半蓝军苏醒了。
  蓝军球员刚一回到球场,就发现草也绿了,天也蓝了,猫儿都叫了。自己踢起球来腿也不软了,动作也更自信了。而且发现对面上半场还张牙舞爪的红魔也没那么可怕了,斯科尔斯不过是一小老头,小豌豆更像豆芽菜,埃辛只一个护球动作,弗莱彻就飞出老远,阿什利科尔拿球也听不到嘘声了,驴达也敢尝试过过人了,就连裁判都慈眉善目了。队员越踢越顺,越顺越自信,右边俩后卫都觉得自己是前锋了,所以他们一直顶在对方禁区里等待机会。进球终于来了,中锋伊万头球摆渡,右边锋鲁伊兹右脚抽射,扳平了,1:1。场边的安胖湿了,中场的事还让他久久不能平复,接连而来的高潮让他更无法淡定了,接连派上俩演员:非洲刘德华、俄罗碰瓷艺术家。最关键的是裁判也跟着冲动了,点球!任斯莫林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争辩:我真没动,老江湖王老吉小声说:哥们,今天对我是个特殊的日子,给点面子,莱利的面子总要给点吧?阿特金森不为所动,坚定的指向12码。
  这时有必要告白下我这个切尔西球迷的心理,快四点钟起床开始看比赛,上半场看得想骂娘,又时常被安胖那张老脸刺激,一度绝望,下半场随着形势的逆转心情也开始好转,扳平后也开始奢望逆转了,但这么轻松就获得点球还是很出乎意料的。作了这么多年切尔西球迷,亲历当初鸟叔时代不被裁判待见,灭门惨案、当年欧冠半决赛等等,向来对裁判期望不高,不被黑就欢呼雀跃了。确认获得点球后首先感到幸运,看了慢动作觉得即使不判也有足够的理由,但马上感到恐惧――又是点球,勾起了我很多痛苦的回忆,随即安慰自己:进了算捡的,不进就当报应。
  回到比赛,话说关于罚点球有段论述:守门员知道罚球的喜欢罚左边,罚球的知道守门员知道他喜欢罚左边,。。。。。。但这种简单的博弈问题还是难不倒号称智商140的兰帕德的,中路,命中。之后的比赛便被德罗巴接管了,这也是为什么第二天两江布衣问我对比赛的看法时我脱口而出:猥琐,切尔西踢得太TM猥琐。当初罗马的巴普蒂斯塔护球护了五分钟,我还为此深深鄙视了意甲的球风一番,没想到我支持的切尔西也堕落到如此境地,报应啊。话说判点球时是77分钟,罚完后加上补时四分钟共十五分钟左右,但德罗巴在对方禁区外靠右路边线的护球、造犯规、造界外球、造角球,竟然足足就花了五分钟以上,还成功惹毛吉格斯、维迪奇,后者领红宝石战神卡下场。据有人统计,踢了全场的托雷斯控球时间都没德罗巴后十五分钟的控球时间长。也许这就是安胖带来的先进经验吧,但很多英超球迷不会喜欢,我也不喜欢。
  不管怎么样,赢下一场关键比赛,球迷应该感到高兴,但蓝军的春天真的来了吗?希望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8 − 6 =